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绘画 艺术 北京 综合新闻
      分享到:

      从《永乐修典》看高云同学

        作者:陈履生2019-09-10 09:16:29 来源:美术报
        从《永乐修典》看高云同学

        《永乐修典》(高云与安玉民、李强、詹勇合作,管峻题跋)

        274.5×440.5cm 纸本 2016年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每一个时代的画家都有可能面对历史的问题,在可知与不可知、可解与不可解之间,有着历史的烟云,也有着历史的尘埃。

        继《罗伦赶考》《长生殿》之后的《永乐修典》,恍如隔世。从当年的自主创作,到今天的组织行为;从当年的个人努力,到今天的国家工程,其间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美术创作也在这个变化中表现出了新时代的特点。无疑,时代不同,因为社会需要的变化,创作方法也随之发生变化,而对于高云来说,他的历史感没有发生变化。他依然在自己的兴趣范围之内把握历史题材,所以,获得《永乐修典》这一国家创作工程,一切好像都是理所当然。

        重要的是现今还有着无数明代开国遗迹的南京,高云生活在这里已经有了40年的历史,因此,他对于明朝那些事的感觉可能也会表现出不同于其他画家的认知,这作为创作的基础,也是非常重要的。而这样一个在中华文明史上有着特别意义的重大题材,其创作无疑与他此前的创作之间有着必然的前后关系。高云所具有的历史感,不仅是关于这一题材所应该想到的历史的很多方面,不仅仅是故事和关联的人物造型,还有主题思想,还有表现形式等。在这样一种多方面的关联中,他始终如一地在寻求一种突破。因为在这一创作工程的主体中,方式方法都有别于《罗伦赶考》和《长生殿》。

        就历史题材创作而言,从古至今,从中国到国外,每一个时代的画家都有可能面对历史的很多问题,在可知与不可知、可解与不可解之间,有着历史的烟云,也有着历史的尘埃,如果把一张历史题材的创作画成插图,画成文字的说明,或者画成博物馆中展墙上的一种附属展品,如同植物标本画,那么,这样一种绘画就会缺少历史和艺术的深度。由此来看历史题材创作的难度,正在于不能画成人们平常所见的那种图画文字,而需要对历史有深入的了解,对历史画要有深刻的认识;需要对主题思想的挖掘,需要对历史素材进行充分的梳理和整理,同时,要用当代的方式把属于自己的形式呈现出来。

        高云领衔创作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的《永乐修典》(与安玉民、李强、詹勇、管峻合作),其结构形式不同一般。因为要把一个复杂的“永乐修典”这一浩大工程和历史过程中的方方面面,呈现在一幅画面之中是有一定难度的。编撰于明朝永乐年间的《永乐大典》,是中国第一部百科全书式的文献集,共22877卷(目录占60卷),11095册,约3.7亿字,汇集了古今图书七八千种,显示了中国古代科学文化的光辉成就和丰厚的历史积淀。从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决心修书,令解缙主持编纂,有147人参与,到一年后命姚广孝担任监修,钦定精通儒、释、道等各家之学的2196人,扩充编纂队伍累计达3000多,于永乐五年(1407年)定稿,永乐六年(1408年)抄写完毕,此后还有刻、印、装订、包装等过程。这之中从编纂到成书的每一步,都可以形成一个画面,但都难以涵盖其浩大与繁复。可以说,任何一种方式要呈现这一历史上的伟大的文化工程,不仅有一定的难度,而且还有它的局限性。是突出帝王之功,还是倾心于文人的努力;是反映工程规模,还是显现其结构复杂;是表现时间的经年累月,还是展现空间的工序铺陈,如此等等,都有可能。

        《永乐修典》所呈现出来的宏大的局面,以及让人们一目了然的各个过程之间的关联,看到了“永乐修典”之伟大,看到了伟大工程背后的若干问题。这之中既有帝王之功,又表现了明成祖朱棣的伟岸以及宫廷中的氛围,还表现文人于此中三更灯火五更鸡的艰辛;既有各个工序的铺陈,表现了一部史无前例的大典在成书中的复杂过程,又有凝聚的瞬间所表现出的时间上的长度。这种一人之功与数千人努力的关系,成为这一主题创作中的内在结构。而画面的结构方式正是以突出帝王之功的向心式安排,以围绕其周围的编纂、刻、印、装订、包装等工序中文人与工匠的劳作,显现了与浩大工程相应的繁复与具体,包括一些精心的细节;同时又以中间帝王之功的重彩与周围具体细节与过程的白描相对比,呈现出了在表现形式上的独特性,从而有了不是一眼能够望穿,而是可以慢慢品的内容和形式上的细节,改善了这一创作工程整体的生态。《永乐修典》一是突出皇帝组织之功绩,二是呈现工程规模之浩大,而通过改变常规的表现形式,使两者在不同的区域用不同的语言方式显现了彼此的差异性。在这样一个向心的结构中,像被聚光灯照耀下的舞台中心一样,主体的突出,与主题关系的呼应,构成了能够吻合这样一个伟大工程的历史画卷。

        毫无疑问,作为中华文明的颂歌,《永乐修典》表现出了一个立于世界独特性方面的伟大。试想,如果没有一幅能够传世的表现这一伟大工程的作品,那么,后人对于它的了解和认知就有可能像它后来的散佚一样,变得支离破碎和模糊不清。因此,高云为此画的付出,正是他的历史感的第二方面的表现。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528(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4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