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展会活动
      分享到:

      探秘“三星堆与金沙”展

        作者:陈思静2024-07-10 09:42:24 来源:中国艺术报

          (1/4)金喇叭形器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藏

          (2/4)铜爬龙柱形器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3/4)竖披发青铜立人像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4/4)青铜大面具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目前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中出土最完整的金面罩、体量最大的青铜面具、造型夸张的戴冠纵目上青铜面具……面对正在北京大运河博物馆举行的“探秘古蜀文明——三星堆与金沙”展览的豪华阵容,观众给予了最热烈的欢迎——开幕式当天上午,展览就因为门口排起的长队而刷爆社交网络,之后依然热度不减,赶“早集”、赶夜场的错峰攻略,在观众热情面前显得无能为力。此前,“凝视三星堆——四川考古新发现”“星耀中国:三星堆·金沙古蜀文明展”先后亮相香港、上海也广受关注。三星堆和金沙吸引观众的是什么?走进展厅或许能一探究竟。

          科学解读三星堆文化

          首都博物馆计划从今年起陆续推出“中华文明起源”与“世界文明交流互鉴”两大系列展览,“探秘古蜀文明——三星堆与金沙”展览是两个文明系列展览的首展。展览汇聚了12家博物馆及文博机构、极具古蜀文明特点的文物265件(套),其中三级以上珍贵文物共146件(套),国家一级文物46件(套)。参展文物不仅重器多,同时增加了部分2024年新清理修复的文物,包括新器型文物。

          根据目前的考古发掘情况来看,三星堆遗址考古尚未发现文字,但展厅入口处即摆放了一件刻有“燕三泰”字样的商代石璧。石璧看起来普普通通,却代表三星堆文物的面世。1927年,燕道诚与他的儿子们到离家不远的林盘地沟挖坑,准备安装水车灌溉稻田,偶然在此发现大量玉石器。燕家将他们认为值钱的东西藏在猪圈里挖的坑内,其他的就堆放在院子角落。燕道诚的孙子还在石璧上刻了“燕三泰”“燕三太”,后燕家将保留的、未出售的文物上交。燕道诚偶然发现的玉石器拉开了近百年三星堆文明研究的序幕,这块石璧也拉开了整个展览的序幕。

          展览分为“发现三星堆”“解读三星堆”“定位三星堆”三大篇章。展览主要策展人、首都博物馆研究馆员高红清介绍,“发现三星堆”篇章带领观众领略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发现过程,从最初的偶然发现到考古学的深入研究,带领观众从疑古思潮到文化自信的社会变迁角度理解中国特色考古学的发展。“解读三星堆”篇章依托丰富的考古成果,结合文献资料,深入剖析三星堆文化的独特魅力和艺术成就,让观众感受古蜀人的智慧和创造力。“定位三星堆”篇章从时间和空间的双重维度出发,将三星堆置于四川文化序列和多元一体的中华文明中进行精准定位,展现其在中华文明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和独特价值。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首都博物馆副馆长谭晓玲此前在展览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展览着重于培养观众对“二重证据法”的认识与领会,引导观众从考古发掘的基础资料与我国古典文献资料相结合的角度出发,科学解读、客观认识三星堆文化。古蜀人的奇思妙想形似方向盘的铜太阳形器,被网友戏称为“翘臀小立人”的竖披发青铜立人像,有着“机器狗”“豌豆射手”别称的铜神兽……夸张的线条、神秘的神态、奇特的造型,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不仅展现了古蜀人丰富的精神世界和超凡的艺术创造力,也展示了他们高超的铸造工艺。

          展出的铜小立人头戴尖脊帽,双臂呈作揖状;躯干挺立,双脚略微分开直立;上身着长素衣,下身穿短裙,上衣背部和短裙均有多道纵向折痕,似百褶裙。小立人和手差不多大小,但经X光扫描发现,人像内部有十字形铜芯骨,应为铸造时所用芯撑。

          青铜大面具是三星堆遗址出土的一件形制最为完整、体量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大型青铜面具,只见其面庞夸张,眉、眼、鼻、唇、耳等线条流畅,棱角分明。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余健告诉记者,这件青铜面具的眼睛、后脸颊、耳朵都属于分段铸造:“可以看到,在脸颊、耳朵附近有几个铆铸痕迹,而且这些铆铸的痕迹不是一次性铸成的。耳朵分了两层,在铸造时,先铸造耳朵的一部分,再把另一部分通过泥范的方式组合浇铸在一起,如此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耳朵。”

          展厅里观众也可以看到,有些文物是修复过的,品相完整,有些则还需钢架进行加固。余健解释,三星堆目前挖掘的6个祭祀坑,大概有17000多件带编号的文物,相对完整器有4000多件。“大部分青铜器保护的主要工作是对青铜器表面的附着物包括锈蚀进行清理,大量器物并没有按照传统修复方式处理。例如青铜大面具,变形部位尚未矫形,残缺部位仅进行物理拼接,没有补配,此次展览的大量青铜器我们只是通过物理加固方式进行展示”。余健说,这一方面是修复的理念随着修复技术的进步而改变,另一方面三星堆发现了大量跨坑拼接的青铜器,如果立即对器物进行补配、补缺,在清理残件时若发现与器物相关的物品,则不利于文物的保护修复。“我们一直在进行文物保护和修复工作,只是现在是通过三维扫描和数字模拟复原的方式来开展”。

          “展览+文创+文艺”,让文物活起来

          为提高观众的参与度,展览特别设计了三星堆文物的重新命名、与文物交互对话等互动项目。“大家解读三星堆文物主要依靠‘二重证据法’,即考古信息和文献的记载,其实文献的记载相对而言不是特别多,主要是蜀地文献记载,如扬雄的《蜀王本纪》、常璩的《华阳国志·蜀志》,《周礼》关于祭祀文化的文献记载以及《山海经》,同时这些考古信息通过考古简报、发掘报告也都公布出来了,观众所掌握的信息和一般的专家所能掌握的信息是一样的,大家可以自己研究这些文献来解读三星堆。”高红清说。

          本次展览不仅是古蜀文明的一次精彩展示,更是首都博物馆在探索“展览+文创+文艺”策展新模式的一次全新尝试。展览期间推出了一系列独具特色的三星堆文创产品,这些文创产品以三星堆文物为灵感源泉,巧妙地融合了现代设计理念和精湛工艺,让古老的艺术焕发出新的生机。无论是以三星堆文物为原型的艺术品,还是融入古蜀文化元素的生活用品,都展现出了三星堆的历史文化底蕴和设计师的匠心独运。同时,7月中旬上线的AIGC科幻微短剧《三星堆:未来启示录》,将神秘的古蜀文明与未来科技相结合,带领观众走进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未来世界。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名人堂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59(s)   1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