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文物 艺术 美术 拍卖 香港 拍卖新闻
      分享到: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元青花鱼藻纹罐漫想

        作者:张习武2022-12-18 08:52:14 来源:中国文化报

          (1/2)日本大阪市立东洋美术馆藏元青花鱼藻纹罐

          (2/2)民间收藏元青花鱼藻纹大盘(标本)局部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近日,香港某拍卖行拍卖了一件状态略有残损的元青花鱼藻纹大罐,大罐拍卖成交价为3790万港元。元青花瓷器,自上世纪50年代被国际学者识辨后,70多年来,一直备受国内外相关人士关注,其价值、价格长期处于市场交易的第一板块,成交价格之高,往往让人惊诧不已。2004年曾有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拍出2.4亿元人民币的记录。这次香港某拍卖会所拍鱼藻纹元青花罐,虽然价格上较往年成交纪录并不突出,但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元青花鱼藻纹罐以破残之身仍获3000多万港元之成交额,仍然让人另眼相看。

        说起“鱼藻”一词,出处见于《诗经·小雅》之《鱼藻》,“鱼在在藻,有颁其首。王在在镐,岂乐饮酒。鱼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镐,饮酒乐岂。鱼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镐,有那其居。”此诗之意,意在赞扬周王生活之惬意安乐。大概自此诗之后,鱼儿之乐就与人之乐开始关联,成为几千年来文学与艺术创作的源头之一,艺术作品中鱼、水、藻、蒲四位一体的创作画面自此形成,演义开来。

        《庄子·秋水》有庄子与惠子的一段著名对话,原文这样记述: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两位先生的这段对话,是中国古代哲学家关于主观世界与客观事物两相关系的经典论述。庄子关于鱼之乐的认知是主观的,但是,其结论来自于濠梁桥上的切身观察,他对于客观世界的判断、对于人生命的达观态度是积极的、正确的。唯如此,2000多年来,鱼之乐如人之乐,乐在忘乎所以,乐在水、藻、蒲共生的适合环境。于是,作为艺术创作的鱼藻题材,才有了它的哲学境界、文化精神及创作意义。

        在漫长的生产、生活体验中,人对鱼的认知、人与鱼的感情不断升华,遂后才有了《诗经》的“鱼在藻,王在镐”,《庄子》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仰韶文化的那件著名彩陶人面鱼纹盆,有的现代学者极尽幻想之能事,把它复杂化为人类的早期图腾,实际上有些舍近求远,故为玄虚了。若从人类早期的生产、生活习俗及《诗经》《庄子》的语境向上推理,此人面鱼纹盆无非是人类早期追求“鱼之乐”或者人与鱼共得其乐的意境画面。这既是人类快极之乐,也是“天人合一”的空灵化境,其乐之极,不正是人类最崇高、最伟大的自然追求吗?

        至于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那件彩陶颧鸟叼鱼缸,画面所反映的恰好不是鱼之乐,而是人之贪。颧鸟在中原自古有“老等”的俗称,此鸟驻足在水,专靠运气等鱼儿游近时瞬间叼起,所以,颧鸟叼鱼再加上旁边的大斧,可能是器之所有者对权力、财富无限贪婪的反映。

        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黑陶鱼纹水草盆,可称之为最早的“鱼藻图”纹饰。鱼之一旁,绘水草两处,虽然画面极为稚拙,不成体系,但所绘物类足可证明:这是早期先民们对鱼儿徜徉在水的纪实刻画,也是人类知鱼之乐,而企盼人之乐哉的美好愿景。

        红山文化晚期的胡头沟遗址,出土有一对绿松石材质的鱼,从鱼的造型及体量看,它是原始贵族的随身佩器。人类对鱼的认知已经从刻画描绘、旁观鱼水之乐,进入了装饰、佩带时期,鱼与人的生命本体、与人类精神文化关联在一起。红山文化的这对绿松石鱼,雕刻简捷利落,形态概括抽象,仰韶文化晚期彩陶器上各种抽象的鱼纹图案与之相类。此类现象证明,原始的意识形态的占有者掺和着巫术技法,开始了用抽象的、难以解读的符号和概念欺骗普通劳动者的勾当。

        夏商周以后,贵族文化走向高峰,抽象的鱼纹与其他抽象的动物纹饰一样,既是统治者迷惑劳动人民的文化符号,也是贵族佩饰的重要组成部分。商周青铜器上的鱼形饰,虽然作主题纹饰的情况并不多见,但刻在青铜鱼盆及其他器物上的鱼纹也是艺术总纲的一部分。商周时期的玉雕鱼形佩及其他鱼形饰品,在此期玉雕艺术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至今仍有较大量的存世或出土器物。

        自汉至唐,鱼纹缓慢地经历着衰落兑变的过程。虽然画像砖、画像石、石刻、金属器、玉器上都有鱼形饰的痕迹,但相比之下,总有兴致不尽的感觉。宋代以后,鱼纹及鱼形器与其他艺术作品一样走向繁荣,成为绘画及艺术雕刻的重要题材。鱼形及其他动物玉雕件与春水秋山等玉雕作品一样,都是此期最为主要的玉器艺术门类。鱼乐图、鱼藻图等专题性绘画作品登堂入室,受到宋徽宗等人的喜爱,传世名作至今历历可见。藏于美国圣路易美术馆的南宋刘宷的《无款》游鱼图及《落花游鱼图》,以长篇巨幅,绘画了数十尾游鱼戏游于水的宏大场面,画工细腻、布局紧凑,鱼之神态灵动非常,分明是画家如庄子一样深知鱼之乐也。美国纳尔逊艾京斯美术馆藏元代赖庵的《藻鱼图》虽只绘白鱼一条,但却在简洁画面中将白鱼修长的身姿、游动的鱼鳍、警惕的大眼、捕食的大嘴描写得淋漓尽致,堪称写鱼图的范本。

        鱼儿在纸面绘画作品中游动的同时,宋元陶瓷绘画上的鱼乐图、鱼藻图在磁州窑、吉州窑、定窑、耀州窑、景德镇窑等瓷器器物上,以刻画、雕画、墨画、彩画等形式异彩纷呈地涌现出来。自元青花产生后,元青花鱼藻图成为宋元时期,乃至今天最为闪亮唯美的青花瓷鱼藻图作品。于是,才会有了开篇所言,在清冷的经济环境中,一件带有残缺痕迹的元青花鱼藻纹大罐仍能拍出3000多万港元的情况。

        藏于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的元青花鱼藻纹罐,此器直口、短颈、丰肩、鼓腹,为最常见的元青花罐的形制。罐面青花图案从上至下共五层。第一层罐之颈周波涛纹环绕,第二层罐肩上一周缠枝牡丹盛开,第三层主题纹饰鳜鱼、双鲤游于水中,第四层锦纹周匝,第五层莲瓣纹中佛教杂宝烘托。第三层主题纹饰中荷叶展枝,莲蓬结实,蒲草弄姿,浮萍悠然。静物之态与鱼动之神情两相辉映,亦动亦静,动中含静,静中有动,共同描绘出灿烂绚丽的篇章。以一青丽之色,着染出复杂、恢宏的艺术场面,使黑白阴阳、虚实浓淡尽皆写尽,不可谓手艺不绝。

        元代青花瓷器的绘画,从历史发展的纵向脉络看,打破了宋代瓷器绘画的简洁和素静,以进口苏麻沥青料的绚丽和浓艳,造就了元青花艺术的繁荣和铺张、雄浑和锦华,遂使元代青花艺术成为民族文化艺术的又一奇葩,香飘世界。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37(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9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