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艺术 美术 书画 北京 市场新闻
      分享到:

      浅谈现当代名家字画收藏的走向

        作者:朱浩云2021-03-09 07:42:00 来源:收藏快报

          (1/4)吴湖帆《富春山居图》手卷

          (2/4)吴昌硕《苔石桃花》

          (3/4)齐白石篆书《马文忠公语》

          (4/4)溥儒《中山出游图》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近几年,尽管艺术市场处在一个调整阶段,但现当代名家的字画行情依旧可圈可点,如齐白石作于1925年的《山水十二条屏》在2017年保利以9.315亿元成交;潘天寿1958年所作的《初晴》于2019年在中国嘉德以2.0585亿元成交;吴冠中1988年作的《狮子林》在2019年中国嘉德以1.43亿元成交。

        但不少名家作品的市场表现还是屡屡不尽人意,像吴湖帆、溥心畬、陶冷月、贺天健、冯超然、柳子谷、溥雪斋、溥毅斋、谢之光等书画家,在民国时期一幅画的价格,少则可以买齐白石10张作品,多则可以买数十张甚至上百张。时至今日,他们的价格却是颠倒过来了,齐白石一幅画的价格是他们的数十倍乃至上百倍。

        那么,究竟如何来看待这种现象,笔者作如下分析:

        民国时期,在吴昌硕之后,吴湖帆、吴华源、吴待秋、冯超然异军突起,成为海上画坛的风云人物,并被人们称之为“三吴一冯”。他们的才艺,丰富了中国美术山水画的发展。若就画艺而言,“三吴一冯”都以山水造诣最高,吴湖帆、冯超然尤是个中翘楚。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们的画价不仅高,而且销路好,备受追捧。

        张大千对吴湖帆的绘画艺术向来十分欣赏。按照他的话说,若论才学、地位、修养和画艺,当时中国画坛真正称得上传统文人画家的只有两个半,一个是吴湖帆,另一个是溥心畬,半个是谢稚柳。1935年8月,当大古玩商、集萃山房老板周殿侯先生提出“南张北溥”一说时,张大千认为不妥,应改为“南吴北溥”。从市场行情看,民国时期,吴湖帆的作品在市场上十分昂贵,动辄以金条来计。当时他与张大千、吴昌硕、溥心畬、冯超然的作品价位是市场上最高的,买吴湖帆一张画可以买齐白石、黄宾虹几十张画。可如今吴湖帆的作品价位却远低于齐白石和黄宾虹。

        步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书画作品屡创佳绩,吴湖帆的很多精品开始亮相各地市场。2009年他的《稼轩词意图》在上海东方拍至806.4万元,这已是当年吴湖帆个人作品的最高价了;2011年其精心之作《仿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卷》在翰海以9890万元成交,距离亿元仅一步之遥,之后,吴湖帆时有精品价格过千万元。应该说,近十年吴湖帆作品的市场势头相当不错,但仍无法与齐白石、黄宾虹相比。至于“三吴一冯”中的吴华源、吴待秋、冯超然,市场行情更是不容乐观,不要说同齐白石和黄宾虹比,即使同吴湖帆相比,也是相差甚远。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民国时期的北平和天津画坛。当时北平和天津的金城、溥心畬、萧谦中、陈少梅等与海上“三吴一冯”一样,雄霸京津书画市场,那时,他们的画价也是最高的,并成为市场上的硬通货,当时在北平的齐白石的作品价格根本无法与他们抗衡。然而,时至今日,艺术市场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齐白石如今画价动辄数百万乃至数千万元,即便是书法也时有破千万元的记录,如齐白石1951年所作的《篆书马文忠公语》镜心,2018年在中国嘉德以1667.5万元成交,轰动海内外市场。

        而溥心畬、陈少梅作品至今能过千万元的凤毛麟角,更让人寒心的是,民国时期北平画坛领军人物金城的作品价格,超过300万元就显得很吃力了,萧谦中的最高价位也就在90万元左右,他们与海上吴华源、吴待秋、冯超然几位一样,不为人们看重。因此,他们的艺术生涯特别是作品在艺术拍卖场上的表现,很值得当今画家、投资者及收藏者回味和思考。同样,作为有着20多年艺术市场研究史的笔者,也常常扪心自问,究竟民国时期的藏家眼光有问题,还是现在的藏家的眼光有问题?好在吴湖帆生前的一席话让笔者茅塞顿开,他说:“我的画要500年后再作定论。”所以,市场上的潮起潮落都是正常的、暂时的,时间越久,往往能够看得越清楚。人们常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在笔者看来,现在来下定论或许还太早。

        所以,广大的投资者和收藏者,在把玩中国书画时不能被暂时的热闹所迷惑,必须学习、熟知中国美术史。因为在中国美术史上,宋元绘画历来享有很高的声誉和无与伦比的地位,许多人甚至将宋元绘画视作中国绘画的最高峰。

        记得康有为早年在上海美专演讲时曾说:“周游全球,敢说,世界绘画的高峰在中国,在宋代。”评价之高,由此可见。同样,陈佩秋在论及中国画传统时说:“写意画一统传统的天下,也与其明清以来的惯势发展和人的惰性选择相关。早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我在国立艺专求学时临摹赵幹的《江山初雪图》卷,黄宾虹便认为这是工匠之作,不登大雅之堂。他要我学翁同龢游戏笔墨的山水图,认为是至高无上的画品。再早一点,张大千、谢稚柳去敦煌,当时不少人便认为那是工匠的水墨画,不值得研究、仿效。之后,这种观念就更加根深蒂固了。反对传统的一派且不论,坚持传统的,无论学院中还是社会上,都提倡昌硕、白石。直到六七十年代,在画院中画工整的宋人风格,不少老先生都是包小脚,写意画才是天足,画竹子就该学郑板桥。”

        有趣的是,曾经花6500万元收购清乾隆掐丝珐琅胡人像的世界著名文物艺术品经纪人、伦敦古董商埃斯肯纳兹对中国书画尤其是宋元绘画情有独钟,每当谈到宋元绘画就兴奋不已,他认为:“宋画太美了”“欧洲人作画,是见人画人,见山画山,中国画则不然。中国画家先是看到山,然后思考,想像要画什么样的山,接着还要研究传统山水画中是如何表现山的。最终的作品是将三者结合的产物:意念的山、实际的山和传统绘画中的山。”尽管埃斯肯纳兹只言片语,但极好地阐述了中国绘画的精神所在。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之后,文人水墨画占据了主导地位,无论是在学院里还是社会上,都提倡吴昌硕、齐白石。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学画的人大多学吴昌硕、齐白石;而藏家也把收藏的主要目标瞄准文人水墨画。结果,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艺术拍卖,这一路众多名家的作品价格涨势可观,而宋元一路的名家之作大多却被市场冷落。实际上,走宋元这一路的画家在上世纪的画坛可谓阵容庞大、队伍整齐,如张大千、吴湖帆、金城、溥心畬、傅抱石、黄君璧等。这些画家很多都是以史入手、由理入道,成就非凡。

        时至今日,随着李华弋、陈无忌、任重、范民峰、郝量、江宏伟、任珮韵等一大批宋元一路画家在艺术市场的崛起,尤其是广大收藏者艺术鉴赏力的提高,宋元一路的绘画必将影响和左右收藏者的收藏取向,未来能否成为画坛乃至海内外市场的热门品种,这是十分值得关注的。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684(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9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