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吴昌硕 国画 艺术 美术 书画 北京 综合新闻
      分享到:

      笔墨写心——与您共赏北京画院所藏吴昌硕《墨竹图》

        作者:高磊2021-02-26 09:25:10 来源:北京画院
        笔墨写心——与您共赏北京画院所藏吴昌硕《墨竹图》

        墨竹 吴昌硕 北京画院藏

        纸本设色 37cm×68cm 1915年

        题识:平生喜画竹,弄笔春起早。研池水溶溶,纸窗日杲杲。万个岂云多,一枝不嫌少。竿矗如矢直,叶横若剑埽。风晴兼雨露,滋润杂干燥。纵横破古法,与可何足道。堂名题墨君,作记笑坡老。天机活泼泼,此意凭谁晓。恍惚游潇湘,扁舟傍幽筱。我心比竹虚,岁寒节同抱。臃肿类散樗,惭愧为小草。世事纷乱麻,何日见羲暭。云壑大弟属写于海上癖斯堂,录旧作,补空,乙卯春仲,吴昌硕。

        钤印:俊卿之印(朱文)、仓硕(白文)、缶翁(白文)、虚素(朱文)


        吴昌硕生于1844年,卒于1927年,浙江安吉人,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硕,号缶庐,别号甚多,有苦铁、破荷、老缶、大聋等。青年时曾经学过辞章、训诂、书画等,并且在书画等方面取得了伟大的成就。

        宋代苏轼曾在自己的诗中写道:“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竹,自古以来便是君子的象征,代表着超凡脱俗与清新高雅的人生境界,是文人心目中理想高尚人格的化身,亦是历代画家热衷于表现的题材。

        吴昌硕爱竹而善写竹,他的墨竹以粗枝大叶、恣意纵横为特色,其独特的绘画风格与其书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他善于将石鼓文笔意和篆刻刀法用于大写意绘画中,吴昌硕在中年以后少写真书,他也把大部分精力用于篆书、篆刻、绘画之上,其行草书也潜移默化地受篆书的影响,给人以老辣苍拙、气势如风之感,独具金石味。沙孟海曾如此评价道:“吴先生极力避免‘侧媚取势’,‘捧心龋齿’的状态,把三种钟鼎陶器文字的体势,杂揉其间”,所以对于临摹石鼓而言,吴昌硕有了更多的感悟,宜重严而不滞,宜虚宕而不弱。在笔墨表现上,吴昌硕开创了厚重、生涩、苍劲的金石笔风,比起以往赢弱、柔美设色之风的文人画,是其于艺术上的一大突破。吴昌硕似乎是以“书写”的状态作画,传达一种“意在笔先”的绘画美感。

        这幅现藏于北京画院的《墨竹》作于1915年,是吴昌硕的精品力作。他在画中题写道:“平生喜画竹,弄笔春起早,研池水溶溶,纸窗日杲杲”。记录了他笔耕不辍、勤于钻研的艺术态度,也体现了他对竹的热爱之情。这幅作品通篇以大写意笔法绘成,展现了非凡的书法功力,画家用浓淡相间、干湿交融的线条描绘昂首挺立的竹枝,用笔颇为疾涩,给人以一气呵成之感。左侧布有长题,进一步增加了整幅作品的气势,亦表现诗、书、画、印的完美配合,可谓用心经营。竹叶的处理即有“介”字、“个”字等传统的程式语言,也有自己信手拈来的即兴处理,可见他即在画中融入了历代画谱中的经典范式,又融入了自我的感受与情怀。在这些丰富多变的竹叶中,通过干、湿、浓、淡、疾、徐的不同笔墨语言,形成了黑白天地间的壮美交响乐。清代画家郑板桥曾有“胸中之竹”之说,即说明自己描绘的乃是心目中的主观物象。而吴昌硕的“胸中之竹”,更多的体现了人世间质朴无华的心灵与情感,和一种在时代洪流中的赤子之心与人生感怀。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445(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4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