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艺术 美术 北京 综合新闻
      分享到:

      插图里的《红楼梦》

        作者:闫彬彬2020-10-25 08:08:28 来源:中国文化报
        插图里的《红楼梦》

        红楼梦绘本  孙温

        作为文学巨著,人们对《红楼梦》的文学故事和人物形象并不陌生,关于《红楼梦》的研究也是方方面面的。在美术的视角里,《红楼梦》中插图绘画的艺术价值及文献价值与文本相互辉映,值得细细品味。  

        早在隋唐时期,因雕版印刷的发明,叙事文学与插图艺术结合的出版方式就非常普遍。《红楼梦》的文献形态中,占主导地位的仍是刻本,其最重要的版本“程甲本”“双清仙馆本”和《红楼梦图咏》都是木刻本。  

        插图刻本至清中叶,绘画刻工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刻本插图重情节、重意境,处处显示着在木刻板时代终结之前的辉煌。

        程甲本《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既呈现了文本情节,又以意境见长,如“薛宝琴踏雪寻梅”一图,薛宝琴手持红梅缓缓走来,身着贾母送给她的凫靥裘,此时贾母和鸳鸯在廊下赏雪,宝琴进入雪景图中,增添了许多景致,插图中贾母和鸳鸯即使是侧影,也能看到脸上的笑意。妙玉绣像图不仅描绘出庄严的佛堂、园内小景,天空中香烟袅袅也特别的契合。此本空间布局也极其巧妙,如“情小妹耻情归地府”一图,尤三姐在文本中的设置实应在室内自刎,程甲本此处场景则处理为尤三姐手执宝剑乘云升天,属时空的虚拟叙事,却丝毫不觉违和,也体现了尤三姐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这种叙事方式被后来版本广为模仿。

        改琦(1773—1828),清代画家。宗法华喦,喜用兰叶描,仕女衣纹细秀,树石背景简逸,造型纤细,敷色清雅,创立了仕女画新的体格,时人称为“改派”。其所绘《红楼梦图咏》,每幅绣像都有人物姓名、画家印款,并有名人作诗题字,诗书画印一体,体现了清文人画的较高水平。清代名士淮南居士对《红楼梦图咏》曾赞誉道:“红楼梦为生平杰作,其人物之工丽,布景之精雅可与六如(唐寅)、章侯(陈洪绶)抗衡。”孙谿跋改琦绘《红楼梦图咏》则说:“昔人谓画鬼怪易,画人物难。盖一则全凭臆造,一则必求形似也。顾余谓人物之中惟仕女尤不易,其性情之静躁,体态之庄逸,一笔偶疏全神俱失,况《红楼梦》一书,欲征实则海市蜃楼,欲翻空则家庭琐屑,所传仕女,各有性情,各有体态,凭空想象,付诸丹青,自非笔具性灵、胸有丘壑者不办。云间改七节先生,潇洒风流,精通绘事,红楼图尤为生平杰作,一时纸贵洛阳,临摹纷杂,惟此图乃先生客海上李氏吾园时创稿,庐山真面,历世不磨,经淮浦居士授之剞劂,公之艺林,诚盛举也。”《红楼梦图咏》画面简洁,布局巧妙,自然生动,出现两个人物时,非主要人物经常处理为背影,或是部分侧影出现,如香菱绣像图,出自《红楼梦》第六十二回,香菱与小螺等人斗草,香菱是正面形象出现,另一女性为背影;再如晴雯绣像图,表现晴雯深夜补裘,旁绘有侍女手持蜡烛,侍女只绘部分侧影。李纨的绣像在《红楼梦》插图中常有尚且年幼的贾兰出现,改琦的设置是贾兰在李纨身后的竹篱笆后面探着身子,既表现了贾兰的天真活泼,又增加了画面的层次。

        情节展现的“单一场景叙述”是《红楼梦》插图绘画中最常见的表达方式。而“多场景并置”的叙事方式指在“同一画面中呈现一个或多个人物于不同时间点的活动场景。”相同的人物按故事情节的推进被安排在各个场景中,形成了同一人物出现在不同时空中的叙事场景。如孙温《红楼梦绘本》第二十四回插图,分别展示了本回的四个情节:“林黛玉暇游听悲曲、宝玉问病至宁国府、醉金刚轻财尚义侠、痴女儿遗帕惹相思”。这些空间性的叙事场景在大观园的背景上展开,按照时间顺序缓缓铺展,以柱子或树木等物象来进行场景分隔。此图宝玉出现两次,贾芸出现两次。

        在多场景设置中,也有并不遵循时间规律的图片叙述方式。如国家博物馆藏《大观园图》,为清无名氏画家根据小说《红楼梦》创作的绘画作品,该图是目前发现尺幅最大、所绘人物最多的单幅《红楼梦》题材绘画作品。此图以《红楼梦》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拟菊花题”和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薛蘅芜讽和螃蟹咏”两回内容为主,描绘了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结社吟诗,贾母与众人螃蟹盛宴,黛玉诗酒文会夺魁的场景,这其中又穿插了“凸碧堂中秋赏月品笛”“湘云醉卧芍药裀”“探岫纹绮四美钓游鱼”等情节,表现了清代贵族家庭精致风雅的日常生活。

        《红楼梦》的插图设计分为三种,第一种为单页整幅,这在《红楼梦》插图版本中最为常见,最为著名的几种版本如程甲本、《红楼梦图咏》、双清仙馆刻本等均为单页整幅的形式;第二种为双叶联式,如民国《红楼梦写真》;第三种为图中嵌文,由于图中嵌文的插图设计限制绘图的表现,无法表现人物或是情节的需要,到清中叶以后,图中嵌文基本已不存在,仅民国石印本、同文书局藏版《增评加注全图红楼梦》的人物绣像部分,警幻仙姑、疯僧、跛道人、宝玉、黛玉、宝钗为单页整幅绣像;贾母、贾赦、贾琏等每页两图,与评赞文图相嵌,此部分共24图26位人物。

        新科技给书籍等文化艺术领域带来巨大的冲击,其实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文字与图像的关系。《红楼梦》的插图绘画也呈现了多样化的发展,叙事方式更加丰富,但绘图与文本相对独立,又相辅相成,好的插图总是能够将文本的精神内核用视觉语言表达出来。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与文献馆馆员)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1.560(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5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