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齐白石 国画 艺术 画家 安徽 综合新闻
      分享到:

      齐白石与弟子萧龙士画作背后的故事

        作者:江志伟2020-10-13 08:16:49 来源:收藏快报

          (1/2)萧龙士《老少年》

          (2/2)李苦禅、萧龙士等花鸟册页(十二开选四)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萧龙士(1889—1990),原名品一,字翰云,因耳背而别署龙士,遂以号行。安徽萧县人。擅画兰、荷,早年曾受教吴昌硕门下。一生致力于大写意花鸟,为新中国诞生作《皆大喜欢图》。齐白石(1864—1957),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

        之所以要将两位年纪相差25岁的画家联袂介绍,是因为他们之间有着鲜为人知的交集。

        他们都是安徽人,萧龙士是安徽萧县人,齐白石是安徽宿州砀山人,都是安徽淮北老乡。他们都是国画家。他们是弟子与师父。《齐白石辞典》一书载,曾正式向齐白石拜师学艺的人物,萧龙士的名字排在最后一个,大有“关门弟子”之势。萧龙士拜齐为师时,已是六十出头,他又是齐门学生中的高寿者,到101岁方驾鹤西去。他们皆非早慧型的画家。齐白石直到受陈师曾的启发,一改早年的八大冷逸一路,自创红花墨叶一派,以其清新刚健、生机勃勃取代八大的清高绝俗、孤僻幽冷,方成就了自己的艺术面貌。萧龙士亦然,真正进入艺术的成熟期,也是在70岁之后。他们皆为20世纪画坛少见的高寿画家,齐白石享年94岁,萧龙士享年101岁。他们皆来自农村,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和浓烈的乡土情怀在他们是共通的。其实,我们之所以要将两位画家一起介绍,主要是因为一幅题为《老少年》的画作故事。

        这幅题为《老少年》的名画,便是1951年萧龙士63岁那年正式晋拜齐白石为师时交上的“晋见礼作业”,画的是一种名为雁来红的一年生的草本植物,因其常在秋季大雁南飞时节变为红色,故又称“老少年”“老来红”,此画寓意为老而愈红、老而愈艳。

        萧龙士虚怀若谷,对自己的技艺总不满足,却日夜憧憬着对艺术永无止境的探索追求,强烈地萌发出向仰慕已久的国画泰斗齐白石拜师学艺的念头。那是1949年春节过后,淮海战场上的硝烟,刚刚被春风拂去。萧龙士就毅然邀约邻村画友刘惠民并带着外甥郑正取道徐州,日夜兼程地奔赴北京。一到北京,萧龙士就从同学朱天恨处打听到上海美专同桌同学李可染的住址。李可染见到萧龙士风尘仆仆的神情,又惊又喜地问道:“龙士兄,战事未息,来此必有要事!”萧龙士从容不迫地道:“没有什么急紧事,我专程赶来想通过你们向白石老人拜师学艺。”

        于是,李可染便带着萧龙士和刘惠民、郑正3人,来到跨车胡同一座古老、雅静的庭院,李可染向白石老人问候,然后把萧龙士等人介绍给白石老人。坐定后,李可染又向白石老人介绍说:“萧龙士是徐淮一带颇有名气的花鸟画家,他是慕名专程来京拜望您的。”白石老人看萧龙士亦年逾花甲,谦虚地尊称他龙士先生。这时,萧龙士深感不安地说:“齐老师,您老人家不能这样称呼我,我是专门来向您拜师的。”说罢,慌忙拿出作品,请白石老人鉴赏。白石老人看后大喜,拍案称绝,连说:“妙哉,妙哉!”于是,欣然命笔在萧龙士《荷花》上题道:“龙士先生画荷,白石自谓不及。国有此人而不知,深以为耻,想先生不曾远游也。”接着又在一幅《西瓜图》上题道:“画瓜无多人,画能有如此之功,龙士外恐无多人也。”这次,萧龙士在白石老人家里聆听教诲,请教技艺长达两个多小时。

        此后,萧龙士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北京登门向白石老人请教,请老人指点作品。他谦虚虔诚、勤学好问的治学精神,深深感动了白石老人的心,终于表示愿收萧龙士为弟子。萧龙士在北京的知己画友许麟庐听到这一消息后,欣喜万分,决定在他家举行拜师收徒仪式,并设宴庆贺。

        1951年仲夏的一天,许麟庐把89岁的白石老人和64岁的萧龙士请到家中举办拜师礼盛宴,并邀请徐悲鸿、李苦禅、李可染等赴宴共贺。当大家把白石老人恭请到筵席上座时,许麟庐高兴地宣布:“现在拜师开始!”萧龙士上前恭恭敬敬地给白石老人行了叩拜礼。白石老人风趣地说:“从今我又多了一位高足弟子!”宴毕,白石老人在萧龙士的《墨荷》上写道:“龙士画荷吾不如也。”在一幅《老少年》上题道:“龙士为白石之弟子,白石自谓不及也。”之后,白石老人还根据萧龙士的生肖,给他镌刻一方带龙图的印章,作为师徒情谊的纪念。从此,《老少年》国画和“龙图印章”不但成为萧龙士正式拜师齐白石的物证,而且成为他爱如珍宝的名画、名章。

        画史上因此而重重地书上了这么一段史实佳话:“萧龙士年过花甲,于绘画上已很有成绩,犹愿拜师齐门,可见他的谦虚好学、壮心不已。而齐白石已是八十有九(自署九十),对萧龙士的艺术造诣十分推崇,愿收之为徒,显现了他的惜才、爱才之心,堪称艺坛佳话。”

        那次京城拜师礼宴回到安徽之后,萧龙士便将这幅有着齐白石大师题字的《老少年》国画精心装裱后,悬挂在自己画室中最为显眼处,时刻鞭策自己齐门弟子、不断进取。

        一天,萧龙士同乡好友孙东民来访,见到《老少年》之后赞不绝口。萧龙士见他如此痴爱此画,就将画取下来,交到他手中,说道:“这幅画就送给你做个纪念吧”。孙东民有些意外:“这哪行啊,君子不能夺人所爱”。萧龙士说:“我还能再画么”。推来推去,最后孙东民还是收了下来,说道:“那我就暂时替你保管吧,需要时我立即完璧归赵。”

        谁知孙东民的客气话竟一语成箴,不久后遇上的一场浩劫就证明此次赠画的正确。浩劫中,北京的齐白石大师受到冲击,合肥的萧龙士弟子也遭到厄运,只是这幅《老少年》终因转手孙东民而躲过一劫。

        1978年秋,孙东民怀揣这幅《老少年》名画走进萧龙士的家门,他来践行自己当年的“完璧归赵”诺言。劫后重生,见到旧日好友,89岁的萧龙士已是百般高兴;再见到那幅奇迹般躲过劫难的《老少年》的完璧归赵,萧龙士更是喜出望外、感激涕零。须臾,萧龙士才无比感慨地对孙东民说:“我们能熬过来不容易!画能保存到现在更不容易啊!亏得给了你呢”……两位老友、一幅名画、一腔感慨,终于化作89岁的萧龙士的铺平名画、奋笔疾书再题画:“喜见三十年旧作,龙士时年八十九岁题记。”

        画史牢牢记住这段奇迹:相隔三十年,89岁的齐白石大师,和89岁的萧龙士弟子,在同一幅《老少年》画作上题写感慨,大师题写“龙士为白石之弟子,白石自谓不及也”,弟子题写“喜见三十年旧作,龙士时年八十九岁题记”,恰恰都是89岁,你说巧也不巧、传奇不传奇?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104(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8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