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书法 书画 艺术 北京 综合新闻
      分享到:

      浅析名人信札的艺术和收藏价值

        作者:朱浩云2020-10-13 08:06:11 来源:美术报

          (1/2)周作人致鲍耀明书札 纸本 2通2页 2011年嘉德秋拍中以8.625万元成交

          (2/2)周作人致鲍耀明书札 纸本 117页69封 2012年嘉德秋拍中以442.75万元成交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在近些年海内外艺术市场上,有几件名人信札的成交格外抢眼。2019年北京保利秋拍觅到了张大千致张目寒信札(十卷五十通),这批信札是目前新发现研究张氏生平及艺术活动最重要的史料。从信札内容看。几乎都是大千写给张目寒(1900-1980年)的,时间跨度长达50年左右。而张目寒是张大千义弟,安徽霍丘人,著名作家,文艺评论家,撰稿人。先后担任南京国民政府中央执行委员等要职,赴台后曾任后监察院秘书长,为于右任先生的重要幕僚。

        张大千与张目寒关系密切,情同手足,两人友谊历数十年而不衰,1980年张目寒去世,大千以“春草池塘,生生世世为兄弟;对床灯火,风风雨雨隔人天”挽之,两人情谊可见一斑。为此,北京保利用心良苦、做足功课,用了近万字对这些大千信札做了详细的解读。该信札上拍后,受到藏家的青睐和追逐,最后以1015万元天价拍出,轰动海内外拍场。那么,名人信札为何有如此魅力,笔者作如下解读。

        众所周知,信札又称手札、书札、笔札,有别于大幅书画作品。它由古代尺牍演变而来。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出现了书信,那时书写书信都是在竹简或木片(牍)上,而且受书写材料和文字等局限,文辞比较简练。到了东汉,蔡伦改进了造纸术,书信才随之得以发展。而书信最发达的时期是明末清初,一大批文人墨客于书信中抒发胸臆、互通信息。在书信的语言方面,清以前均为文言文,清末民初白话文流行,包括康有为、梁启超这样的大学者也用白话文写书信,“五四”以后,白话书信体散文更加盛行。由于信札是人们在随心所欲之间创作的“小品”,有时无心插柳,反而会更好地表现出一个人独特的风格。像郑板桥、龚自珍、曾国藩、孙中山、康有为、梁启超、鲁迅、胡适、陈独秀、毛泽东等都留下了不少精彩信札。

        / 名人信札的价值 /

        名人信札的价值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历史价值和文献价值。因为名人信札对于其作者所处时代的时事、政治、人情世风以及与友人在诗文唱和、学问探讨等方面皆有反映,可以说,从某个侧面真实地记录或反映了名人的思想、学术观点以及一些工作和生活情况,也是人们研究这一段历史和名人的重要依据。

        二是艺术价值和欣赏价值。过去,名人书写工具都是用毛笔,千百年来,中国的文人墨客和雅士常常利用书法来寄托自己的艺术理想,发泄自己的喜怒哀乐,许多人终身以之为伴,有些人虽治他业,且不是以书法著称于世,但终身雅好书法,若以他们独具风格的书法作品而论,当一个书法家绝对是绰绰有余。因此很多名人的书法不仅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而且有着很高的观赏价值。

        三是收藏价值和市场价值。名人信札往往体现了书家深厚的书法造诣和渊博的学养,民间收藏这些是很有意义的。自古以来,民间一直保存着收藏信札习惯,很多大藏家也涉足名人信札的收藏。记得1997年,国内艺术品拍卖刚兴起没几年,翰海曾推出过民国时期大收藏家张葱玉的旧藏——5通宋代书札,即石介的行楷书《与长官执事事札》、富弼行楷书《儿子帖》、左肤的行书《与通判承议札》、何栗的行草书《屏居帖》、吕嘉问的行书《与元翰札》。其中左肤的行书《与通判承议札》和石介的行楷书《与长官执事札》是当今存世的孤本,绝对是国宝级文物,最后5通宋代书札分别以209万元、170.5万元、154万元、77万元、71.5万元拍出。到2005年北京翰海再次推出这些拍品,又引起了激烈争夺,成交价分别为550万元、462万元、484万元、385万元、346万元,8年翻了好几倍。

        不过,当今藏家收藏古代信札的难度较大,毕竟年代久远,即使遇上往往价格不菲,普通藏家根本无法问津。而现代名人信札的收藏却要容易得多,因为相比古代书札,现代信札的存量无疑要大得多,价格却低得多。为此,不少藏家已把收藏目标瞄准了现代名人信札。如2001年翰海拍卖会上,民国时期章太炎、孙人和等人给陈坦(陈为教育家、现代史学大师,启功的老师)书札获价1.98万元;2003年朵云轩拍卖会上,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书画名人手书8通书札(内容大多为谈论书画之事)获价1.01万元;同年,在嘉德拍卖会上,孙中山致叶恭绰手书4通信札获价111万元。

        在2005年嘉德和上海嘉泰艺术品拍卖会上,古籍善本拍卖格外显眼,而名人信札又是其中的一朵奇葩。许多名人信札的拍卖给了藏家以惊喜:如嘉德推出的《黄宾虹致陈柱信札十八通》,曾著录于《黄宾虹书信集》,成交价为55万元。上海嘉泰推出的《徐悲鸿信札》(附实寄封)的成交价格是56.1万元,《郁达夫致王映霞信札》以37.4万元成交。这些价格都较起拍价有了很大的上扬。

        现代名人信札中最为耀眼的当推鲁迅先生的信札,2013年11月嘉德公司觅到了一页《鲁迅致陶亢德信札》,尺寸很小,为16.5×22.8厘米,不到半平尺,该信为鲁迅先生于1934年6月8日致陶亢德的一封信,鲁迅在信中讨论了关于学习日语的一些建议和看法。鲁迅先生曾留学日本,精通日语、德语,粗通俄语、英语,这篇关于学习日语的短文对后学者具有很强的指导性。由于鲁迅的《古小说钩沈》手稿在2013年5月拍出了690万元的天价,嘉德这次给出了180-220万元的估价,比上次估价高出许多,最后该信札经过众多买家激烈竞投,最后被一买家以655.5万元收入囊中,成交价高出估价近3倍,轰动拍场。

        / 文博机构频频出手 /

        在艺术市场上,我们还能看到文博机构出手收购名人信札的举动,如在2002年嘉德拍卖会上,钱镜塘收藏的《明代名人尺牍》二十册相当亮眼,内收明永乐朝之后至崇祯朝名贤共四百余人,六百余开,其中王侯将相、仕宦大夫、文人墨客、忠烈奸佞,莫不备焉,可称有明一代名人书札大全。有专家认为,民国间收藏明代书札的诸家,大都单纯追求数量,时代不限,重复不限,故数量虽可观,但藏品时间跨度大、人物覆盖面不大,显得收藏零乱无题。而钱镜塘辑藏的《明代名人尺牍》,严格锁定时代,即清初贰臣,概不录入,且所收的四百余家,每人只收书札一通,基本上不重复收录,这与其他同时代的各收藏家不同,具有明显的时间集中、人物面极广的特点,同时,也凝聚了大藏家钱镜塘的一生心血。由于这件明代名人尺牍具有很高的文史价值,因而各路藏家和机构进行了搏杀,最后被上海博物馆以990万元的天价收购。

        在2009年嘉德拍卖会上,“陈独秀致胡适、李大钊等人信札”13通信札格外引人注目,由于这批信札内容反映了《新青年》同仁关于办刊方针的分歧与矛盾,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陈独秀从民主主义的文化救亡转向共产主义的政治救亡的思想轨迹。有些信札的收信人还包括李大钊、鲁迅兄弟和钱玄同等人,内容涉及不少历史事件,具有重要史料价值,属于国家珍贵文物。由于史料和文献价值极高,嘉德为信札给出估价是150-180万元,成交价高达554.4万元。为此,国家文物局决定对该拍品按照成交价行使国家优先购买权,交由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正式收藏,购买资金554.4万元由该校校友胡陆军、黄曙明捐赠。此举是国家文物主管部门依据《文物保护法》的规定首次实施“文物优先购买权”,一时引起社会关注。

        / 名人信札收藏的要点 /

        对名人信札的收藏藏家务必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是名头,一般名头越大,价值越高;其次是年代,一般年代越久,价值越高;第三是书写的内容和题材,一般内容好、题材佳,价值就高;第四是书写的艺术,藏家应重点选择用毛笔书写的信札,如果书法是精品,那就是一件很好的艺术品,市场价值往往不菲;第五是齐全,收藏信札最好带实寄封。

        有趣的是:上世纪90年代,名人信札在市场上价格很低,故没有赝品,而近几年,由于名人信札逐渐走俏,一些人为了牟取暴利,制造了大量赝品,对此,收藏者务必要加以鉴别。鉴别方式可以从年代的纸张,书写的风格,落款的习惯寻找破绽,此外,从文字上亦可鉴别真伪。假如你拿到一页民国时期名人信札,内有不少错别字,或者发现较多文字为只有改革后才有的简化字,不用问,必是赝品无疑。

        总之,眼下现代名人信札的行情正在渐入佳境,所以,选择收藏名人的书札信札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对象,未来几年随着人们对现代名人信札价值认识的提高,名人信札的价格还会迭创佳绩,特别是具有很高史料和文献价值的信札,会呈现可遇不可求的状况。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49(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9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