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书法 艺术 北京 综合新闻
      分享到:

      “三更灯火五更鸡”是颜真卿写的吗

        作者:高昌2020-08-21 07:05:00 来源:中国文化报

        今年3月4日,我在《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关于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的评论文章。当天晚上收到著名学者兼作家李元洛老师的一条微信:“读所发论诗词大会文,提及颜真卿《劝学》诗。当年《品赏》拟论此诗,但《全唐诗》无,询周啸天亦不知出处,故作罢。你知此诗出处否?”李元洛老师提及的《品赏》指的是他在中华书局出版的著作《唐诗分类品赏》。先生才瞻学富,泽被诗林。其文化散文《唐诗之旅》《宋词之旅》亦享誉多年。他微信中涉及的周啸天老师是四川大学教授,是上海版的《唐诗鉴赏辞典》的鉴赏者之一,也是一位牛人。所以李老师提出的这个问题,我即刻当成一件大事。

        《劝学》诗全文如下:“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中国诗词大会》第五季的第一位选手王恒屹出场时,朗诵的就是前两句。我是在幼年暑假作业上初次读到这首《劝学》,算起来该是上世纪80年代初了。此前一直没有怀疑过、更未研究过该诗的原始出处。李元洛老师嘱我:“颜诗传播很广,但在《全唐诗》以及《全唐诗补编》中,颜真卿的名下均无此诗。来历可疑,请存以备考以求水落石出。”

        《全唐诗》是清康熙时期编纂成书的,共收诗4.89万余首,作者2200余人。经查,第152卷收录的是颜真卿的9首诗,确实没有这首著名的《劝学》。这说明到清康熙年间,《劝学》这首诗还未归入颜真卿名下。

        颜真卿是令人尊敬的历史人物,其人其作历年为论者看重。若以常理推断,康熙时期这首《劝学》如果署名颜真卿,《全唐诗》不可能不收录进去。接着,我查阅了《四库全书》中以宋代人辑录为蓝本的《颜鲁公集》,其第15卷收诗(含联句)24首,连同21卷补遗的《裴将军诗》,共计25首,亦未见《劝学》。《颜鲁公集》附有南宋嘉定年间永嘉太守留元刚撰写的《颜鲁公年谱》,提到颜真卿写作《赠僧皎然诗》《过瑶台寺怀圆寂上人诗》等诗歌的时间,但是不见提及“三更灯火五更鸡”的这首《劝学》。此外,清朝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还有另一版本的《颜鲁公集》,是由宁乡人黄本骥编订的,列入“三长物斋丛书”。这个版本另编外集18卷,补遗1卷,共31卷,比《四库全书》那个版本更完备,其第12卷是诗卷,也没有找到这首《劝学》。

        通过查阅前人作品,倒是发现不少与《劝学》类似的诗句。比如宋代连文凤的《偶作》:“春风跃马看花时,肯信秋风鬓易衰。富贵百年皆长物,老来方悔读书迟。”明代朱同的《赠别赵省郎》:“赵璧连城举世知,紫阳一见又分离。莫辞远客长征日,正是男儿报主时。”清代彭元瑞的书房联:“何物动人,二月杏花八月桂;有谁催我,三更灯火五更鸡。”清代章甫的《望芦川早发》:“三更残月五更鸡,叠促晨装上马蹄……”清代赵熙的《赠公孙长子》:“……半生党论多   ,终古江声付鹭鸶。黄叶又逢孤客下,白头应悔读书迟……”我在2016年第1期《江海学刊》查到安徽理工大学方胜先生的一篇文章,题目就是《颜真卿〈劝学〉是一首伪作》。方先生也提到不少古人相似诗句,比如宋代邵雍《励志》诗有“二月杏花八月桂,三更灯火五更鸡”之语。明代解缙也有七绝:“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立志时。一举首登龙虎榜,十年身到凤凰池。”方先生还提到清代小说《圣朝鼎盛万年青》第32回引用的一首诗:“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立志时。黑发不知图上进,老来方悔读书迟。”这首诗基本和现在流行的《劝学》是“克隆兄弟”了,但小说中并没有注明是颜真卿作品。该小说叙写乾隆和方世玉等人的故事,最早出现于光绪十九年(1893年)。这说明至少在光绪十九年之前,尚未有明确史料证明这首诗是归于颜真卿名下的。小说中的方世玉成为香港武侠电影中的热门人物。上世纪80年代,广东省体委编写《广东武术史》时曾查访过方世玉资料,最后结果是查无此人。现在来看,署名颜真卿的这首《劝学》,好像也跟大侠方世玉似的,只存在于江湖传说,而无确切历史依据支撑。

        至此,已经可以大概率推断,这首署名颜真卿的《劝学》是大范围、长时间内被以讹传讹了。方胜先生推测:“极有可能是人们集句而成的一首启蒙诗作;至于将此诗归于颜真卿名下的原因,应该是后人在练习书法或教习儿童时,集颜真卿书法作品书写此诗,以至人们产生了误解。”那么,最早是什么时间开始把这首《劝学》归入颜真卿名下?

        随后,我向网络诗词技术专家陈逸云先生求助。逸云先生告诉我这首诗出自《费邑艺文存》。《费邑艺文存》由杨翊宸等人于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开始编订,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印行。其中的第3卷是诗歌卷,收录颜真卿诗歌8首,含这首《劝学》诗。杨翊宸为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进士,后归乡主讲于费邑崇文书院。他认为:“吾邑著作家不少,概见专集行世,唐以后无闻焉。国朝先正手泽,递经兵燹,所存无几,采访蒐辑,始得十数人,倘再听其湮没,益荡然无存矣。”颜真卿祖籍琅琊临沂孝悌里,其地大约就在今天的山东省费县。“费”字今读fèi,也有人认为在地名中是“鄪”字的简化,应读作bì,也有的资料认为在地名中应该读为“如”字音,即rú。当地人编辑地域艺文资料,收录颜真卿是可以理解的。费邑艺文存者,存费邑艺文也。颜真卿名下的这首《劝学》诗,估计就是杨翊宸等先生采访蒐辑的“唐以后无闻焉”的作品。当年刚入翰林的庄清吉在《费邑艺文存》序言中说:“虽有艺文,无人专为之存,则其湮没而不彰者,不知凡几矣,曷胜为吾邑浩叹哉!”他披露杨翊宸等人的工作方式是“取志书所不能备载之艺文,裒辑成帙”,这种“聊以存一邑之人文,并勖后起者已耳”的热情很感人,但似乎还缺少一种小心求证的谨严尺度和科学精神。

        在未找到新的辅证之前,我倾向认为这首《劝学》出自民间诗人之手,并不是颜真卿所留。现在包括小学语文课本在内的很多选本都选录这首《劝学》,我想一方面源于易记又励志,另一方面也饱含了后人对颜真卿的一种特别敬重。只是因为《劝学》出处存疑,我想弱弱地呼吁一声,还是有了确切的作者依据之后再收入语文课本更稳妥。

        “三更灯火五更鸡”等诗句至今广有影响。据李元洛老师回忆,2009年秭归端午诗会后,他曾随余光中、流沙河赴三峡大学讲学诵诗,流沙河的题词为联语:“正当花朵年龄,君须有志;又见三更灯火,我已无缘。”这也可看作“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又一例现代变奏。

        另外,关于“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我还想多说几句话。一般从字面理解,很容易认为这两句诗讲的是三更和五更为读书最佳时刻。然而白天就不能够读书了吗?为什么非要特意选择子夜到拂晓这段时间来熬夜?其实,“三更灯火五更鸡”的真正含义应该是从“五更鸡”时开始读书、一直读到“三更灯火”时结束,也就是早晨早早起、晚上晚晚睡,抓紧大块光阴和大好时光来积极充电,这才是具有可行性和励志意义的一种读书习惯,也才是关于“三更灯火五更鸡”这句诗的恰当和准确的打开方式。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2.262(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5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