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书画 书法 艺术 江西 综合新闻
      分享到:

      作为书法家的“科考落榜生”姜夔

        作者:柳沣圃2020-08-11 00:08:28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为书法家的科考落榜生姜夔

        王大令楷书保母砖题跋卷(局部) 姜夔


        姜夔(1154-1221),字尧章,号白石道人,饶州鄱阳(今江西省鄱阳县)人。南宋文学家、音乐家。因为屡考不第,终生未仕。晚居杭州西湖,卒葬西马塍。姜夔是位全能的才子,是写下“少年情事老来悲”的钟情公子,也是“宋晋中人”的风流雅士。

        在书法上,姜夔既有著名的书论《续书谱》,也有传世墨迹《跋王献之保母帖》,是南宋难得的理论与实践双修的人物。

        姜夔在《续书谱》的开篇,便强调“大抵下笔之际,尽仿古人,则少神气;专务遒劲,则俗病不除”。他认为,魏晋名士的风姿是天然和功夫的结合,并非一味模仿形态就可达到,若不想东施效颦,便要在与古为徒之外,又与古为新,须“淘洗俗姿”,方能“妙处自见”。不出其中法度的同时,要自立心意,形成自我个性。所谓“一家之语,自有一家之风味……模仿者语虽似之,韵亦无矣”。姜夔也是将“时出新意”放在《续书谱·风神》篇之末作为收尾。

        姜夔的书论亦可参见其《诗说》,其中谈诗的“自然之妙”“非奇非怪,剥落文采,知其妙而不知其所以妙,曰自然高妙”,虽是谈诗词,同样适用于其习书之中,下笔沉着痛快,古朴自然便不俗,不俗便有“意格”,格调之高,不在工于字句,在于深远清新的意境和古朴的味道。古之朴拙在于对前人的学习和借鉴。而书写的自然之妙,在于写出心中之感,点画形态自然生动,在法度之内,自由表达自我的主张和个性。

        姜夔唯一流传于世的书法作品便是小楷《跋王献之保母帖》,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该帖题跋内容丰富,用笔精到,条理分明,不论是从文学还是书学方面讲都是极有研究价值的。

        文章首先表明所见的时间地点以及相关人物,姜夔于宋宁宗嘉泰二年(1202年)壬戌六月六日在王畿处得以借观。并对其整体的外观以及细节部分进行了描述,其中写道此砖断为四段,为分别搜获而得。其中末行缺二字,在当时已不可知,第六行缺十二字,但还可考证,并补全其所缺内容。在砚的背面方可看到王献之的自款,由于是划刻而成,因此在当时,已经实为浅薄了。

        而后姜夔便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认为“真大令之名迹”,并将之总结为“七美”。在阐述完“七美”之后,又将此帖与其父王羲之《兰亭序》作了诸多比较,并详细讲述了此帖在本朝现世是在宋宁宗嘉泰二年(1202年)壬戌十月,了洪法师携《保母志》墨本自钱清来示,云是年春,当时稽山樵人周氏斸山得保母砖及小砚,所见四段之中,前五行为一段,后五行断为三截,一支床,上有交螭字;一为小儿垒塔,上有曲水字样;一弃之他处。六月致之钱清三槐王畿之子,后由王畿携砖、砚入都。正因如此,此帖在当时便有了有关其真伪的各种争论,姜夔在此处再次呼应了其开始时的观念,否定了世人有关其是王君伪造或其他各种观点,再次肯定了其为真迹。并且在后文分开论述,对时人疑伪的观点予以一一列举、辩驳。

        在结尾处,对于当时的好事惑众者,则“令人短气”,认为不可轻易玷污世宝,后人应多加珍视才可,同时也表达了望与友千里同观的愿望和期许。

        整篇文章与其说是一篇题跋文,不如说是一篇鉴藏文,其中不仅涵盖了对其真伪的鉴赏,也在其中加入了姜夔个人丰富的书学理论。其称赞王献之“备尽楷则,笔法劲正”,此为正行之道,后人所摹的魏晋刻本与其他古本比较则“方知大媚”多不可取,而“此刻甚深,惟取笔力,不求圆美”。认为魏晋古本,应该少妍媚而多笔力。其中“双”字之掠,“夫”字之磔,“载”字之戈,“志”字之心“再三刻削,乃成妙画”,可见细节之胜。将此帖与《兰亭序》相比较,认为其“结体小疏”,当为年少之作。后人多疑此为集《兰亭序》字为之,姜夔认为“大令字与《兰亭序》同者,何止《保母志》而已?然大令平生行草多,正行少,试以《官帖》第九卷中行书帖较之,《相过》一帖同者十八字……右军、大令既是父子,不应疑其书迹之同,今人父子迹同者众矣。大抵大令字与《兰亭序》合,纵是他字,偏旁率多俗恶,此则高妙。”由此可知,古代书迹相似者本不为奇,更何况是父子二人,关系如此亲密,因此单因书迹相似,就认为是后人集字之作,实在牵强,并且其中还有很多字的偏旁点画似“跳灶”,绝非集字之作了。面对世人种种猜测,姜夔“恐流俗相传,诬毁至宝,故不得不力辨。虽然,妄议可以惑庸人,博雅之士一见自了,不待予之哄哄也”。认为博学雅士,审美高者,不必看此文也自会分辨真假,同时提出“此砖既入土八百余年,已腐坏,恐不能久。近所摹本,比初出土时已觉昏钝,摹之不已,日就磨灭,得墨本者宜葆之哉!”强调了对于此砖难以永久保存的担忧,以及保存摹本的重要性。

        在其言语之间,不难看出姜夔对于魏晋名士的推崇以及对于魏晋笔法的赞美之情,其对于《保母帖》真伪的鉴赏,也充分体现了其开阔的眼界和丰富的学识。

        从书法的角度看《跋王献之保母帖》,其书肉少多骨,瘦挺清奇,其中横画普遍较长,但十分挺健,两头重,中间细,有时虽笔断而意连,因此在单个点画之中,便也能形成对比,下笔劲净,疏密停匀。起收笔果断肯定,没有唐人极为装饰性的顿挫之感,含蓄而非含混不清,中和点滴之间,体现出其崇尚晋法、风雅脱俗的风神气韵,足见其“自然”与“工夫”之高。同样的结字,没有刻意求变,而是自然书写的状态,因此虽有不同,却不给人做作之感。其书之中,墨色温润,无有滞涩,给人清新安静之感,仿佛离之远久,又亲近眼前。姜夔“崇晋贬唐”,反对俗书,提倡文人意趣。但他对“唐法”并非不问青红皂白一概予以否定,而是在其书学理论中用了大量篇幅对“法”进行了系统的、全面的论述,肯定和解释引申了“晋韵”古法。因此在其书迹之中,就整体章法布局而言,章法极为工整,此严谨中正之态,可见其不出传统法度,而法度之中又能尽显自我个性。所谓“戴着镣铐跳舞”,正是如此。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242(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6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