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书法 艺术 福建 福建 综合新闻
      分享到:

      个性化书写推动写意进程

        作者:潘丰泉2020-06-22 06:58:24 来源:美术报

          (1/2)唐 张旭 草书古诗四帖全卷(局部) 29.5×603.7cm 五色笺 辽宁省博物馆藏

          (2/2)明 徐渭 墓表赋 163.7×43cm 纸本墨笔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书写状态历来与社会行为文化交流密不可分,一旦成为表现载体,便为历代书家仰慕、推崇不已,从个性化书写去构筑高度,将一般书写化为深层表达,并有效推动书画之间相互促进,即书画相通论。由汉至唐这八百多年间,先后几位充满个性化书家如张芝、王羲之、颜真卿、张旭、怀素等树立起各自不同的行草书写风范,正是他们孜孜以求于书写个性表达,才开启了自由书写风气这一按钮,艺术多样性由此达成。

        汉唐文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和精神象征,它代表着一个时期文化创新的锐意进取,雍容豪迈的开放格局,这才有了自汉隶、魏碑、唐楷间扬起的一股行草书风,它对后来促动文人写意画形成,作用堪比寻常。而后宋元一改唐人工笔作风,大举写意进程,法以行草书写用笔,由此形式内涵全然不同,显然书写自由的表达尺度,大大早于几百年后才逐步形成的宋元写意。

        或这一切,与兵荒马乱中原逐鹿的乱世风云有关。尤其从汉到魏晋时期,文人们日子朝不保夕,想生活鲜亮点、有所作为些,先决条件是能安身立足,求取功名是立稳脚跟的唯一途径。设想一下吧,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们,除了以自身才华孜孜以求于自由的书写状态,成就无数留传世间风格特异的书法作品,将人生境象淋漓地抒发出来,难道有其它可为?

        也许这样的时势,造就了从乱世风云里缓缓展开的充满书写意味的线条艺术,其丰富的写意底蕴和满目沧桑,让人回味无穷。

        / 书写法度 /

        众所周知,一幅“超强”书写作品,离不开笔法讲究,由此构成书写法度。它不是停留在写一手漂亮文字这样泛泛而已,而是由书写状态上升为法度和高度。当书写进入到不一般化研究层面,便是文人们生命中挚爱,横跨汉唐这八百多年历史,由各种不同书写载体形成,有的是用理性情感追求不逾规矩的书写情状,比方颜鲁公书写出法度森严、字体规整的《多宝塔碑》,但同时我行我素从个性角度出发,抒写出前人想都不敢想的纵横挥洒的行草字体,如同点线狼藉连贯自如的《祭侄文稿》等,而挥写非常人可比的“癫张狂素”诸多行草书作品,更是叹为观止“从汉到魏晋南北朝至隋唐,书法艺术步入了一个发展的新时期”。

        相传三国钟繇,一见到出自张芝门下的韦诞,手里有本蔡邕著写的《笔法》,便三番五次苦求韦诞能借给他,不果,便急得搥胸顿足呕出血来,幸得曹操用五灵丹救活他。而韦诞何许人也?这么说吧,有段时间受其影响大有人在,乃至“幼安善章草书,出于韦诞”,幼安即大书家索靖。韦诞刚死,钟繇敏锐意识到《笔法》,既然让无数书家推崇备至已然顶礼膜拜的书论,必是奇书无疑,十有八成被用作陪葬品,随韦诞埋入坟墓。便突发奇想,何不以自身之力,神不知鬼不觉盗墓窃得此书?一旦占为己有,日后书写之事便能如所愿。为官的钟繇,从此就像某个深得武林秘笈的高手一样,有关笔法事项,只有他一人探知,再朝夕揣摩,便豁然开朗神通广大。若干年后,钟繇书写功力如鬼使神差一般大增,成就了一代书家大名,时人以能收藏到他的作品为荣。

        有关笔法技巧,不同版本各说各法,以至王羲之书艺精进的奥秘,与家父手里的《笔论》有关,从笔论里觅得,加之终日临池。这些深得秘笈传说,无不印证当时讲究书写法度何等荣光,对规范书写细则何尚尊崇,乃至于上至达官贵人,下至民间流传或草根阶层,以讲书写规范蔚然成风,书写法度拥有不可撼动的社会地位。

        更有甚者,是唐太宗用计诳得书圣王羲之的《兰亭序》,竟到日夜展玩爱不释手不肯罢休之地步,后当随葬品带入陵墓。至此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真迹,终不见天日,现藏于博物馆的各种不同摹本,皆出自于唐时期几位书家手笔。这几件摹本传得神乎其神,终非原作可以比拟,为仿羲之书体必夹杂着各书家使好,但足以让平民神往,多少激起书写热情。由此可见,高水平书家理论和作品,得到了当时上至皇宫贵族,下至平民百姓的青睐,在这种视书写为个人生命的延续,文化中这一道灵光,愈加灿烂夺目。尽管文人画形成在后,但充满个性化的书写表达,不仅遥遥领先,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对构筑中国画笔墨高度,即书画相通的密不可分,唯一体现东方写意画意韵的全方位构建,起了非常重要和不可比拟的作用。

        写意艺术是从宋代才日趋成熟辉煌。与书写的活跃度相比,绘画之盛景似晚了许多。古人强调的“书法即画法”这一画理命题,书写运笔如何与绘画实践相互作用,若缺乏扎实书写功底,欲构成写意画精气神,状如登天之难。

        / 个性化表达 /

        比《兰亭序》出现更早,是一位让王羲之心仪已久的东汉大书家张芝之草书艺术。他无疑是开行书先河的第一位践行者,也是首次将字与字均衡间隔打散的书家,取代以笔线连贯,自上而下从右及左一气呵成以成万千之气象,似山洪爆发滔滔不绝,生机勃发之处是妙不可言的书写意绪情状,一种令现代人陶醉不已的自由书写方式,所谓笔断意不断的线条连贯性“一笔而成,偶有不连,而血脉不断”,缠绕式的线条是笔意绵绵不断的意象呈现,打破了之前中规中矩的行距编排,这是书写史上最前卫化的突破,最自由式的表达,对于当时书家来说,追求自由表达,是一天比一天、一年比一年强烈到不可抑止的书写激情和不可言状的创作冲动。试想,当时的骈文之风,足已让那些欲图文学自由表达的士大夫内心,由衷地枯燥乏味,还有篆隶一板一眼要求中规中矩的写法,使文人内心本可表达更自由些,反被条条框框束缚得无所适从,如何运笔挥毫状写才是好?太拘谨必死板,又致个性书写风格难以形成,最终困于单一化?终不是最佳路径和选择,想到一个文字就只有一种标准写法,一切点划撇捺笔划变化,全照着规定的书写刻度、实质是模式化进行,如此人生至情况味,艺术境像千变万化,何以达成?倘若书写取向,缺乏人性与生俱来对自由精神的最大追求和目标,那书写路径必狭窄无疑,何以言拓展?也就无艺术前景可期。所以,张芝独创性的书写境像不言而喻,虽说留传的书作不多,但是,那似滔滔江水一泻千里的字行结构,那一改往昔刻意的书写安排,非四平八稳布局不可,而是彻底冲破条条框框束缚,在释放的心境下,是非常自由式的书写表呈,即由充满个性化状写出语言的多样性,风格由此达成,足见通篇布局从一开始书写,就得有别出心裁追求和至尚信心。这是张芝对中国文字书写法的独特贡献,意义深远。

        王羲之书写《兰亭序》,状出了魏晋文人那“天质自然,丰神盖代”之神韵。就一点划简单“之”字,含有不少于廿六种写法,与篆书、隶书这些所谓的正书写法完全不同。这好比每个人对一件事物有多样不同的看法。无疑,行书从这里走向成熟,以王羲之聪慧处,他善于汲取各方所长,化为己用。之后漫长的书写道路,从事行书艺术创作的书家数不胜数,名家辈出,呈现出琳琅满目应接不暇的书写风范,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既能贴近时代需求也代表了书写的艺术高度,由书写个性和艺术风骨筑就的高度,既有在承继前人基础上的拓展,也有与同朝或历朝历代不同之处,呈现各自风格追求,取代先前由篆书、隶书、楷书构就的单一书写格局,尤其这一成就的取得,远不止于一般书写意义,而是能与绘画表现平分秋色,当人们津津乐道中国绘画巨大成就同时,不会不对丰富的书写内容的叹为观止,持续关注的兴趣点,盖因书写领域那些对绘画发展有益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以至人类艺术进入到21世纪,各种作画材料补充和工具相续出现,催生出怪怪奇奇肌理效果,于是有被其状所惑而误以为,传统已死,传统到了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之际。但,中国画家仍持续关注写意特质,那些使书画相通的架构体系,那些同笔墨一脉相承的至理名言,这是东方艺术内涵所在,形式语言根本所在,也是区别西方绘画重要元素之一。

        / 书写魅力 /

        20世纪以来,随着现代书写工具比如电脑普及,使传统书写功能似乎沦陷。其实,在书画领域毛笔仍雄踞主导地位,只不过在方便社会交流使用方面,书写工具已然变化,毛笔不再像古代唯一作为绘画的表现工具。当今天的我们,面对目不暇接的古代书画作品,大有千年一叹那种超强全面的书写能力。而且,除一些人们耳熟能详的书家作品外,有相当部分为一些即不是书家的士大夫们所作。这与今天要具备什么条件才成为书家这一认识不同,历史上任何时期,是不是书家这一身份并不重要,重要在于把每个文字书写出水准,升华为高度,至于是不是任职翰林画院从事书法创作,大可忽略不计,社会上只在乎书写能力,比如唐代诗人杜牧、宋代大文豪苏东坡等先是文人然后官员,书家才是其次,更不作为身份看,而在于能否配得上政府官员身份要求,毕竟,书写水平之高下,在当时作为有文化修养看待的,合乎情理。

        从书写演变过程看出,士大夫文人将书写作为一种个人修心养性的行为付诸实践,实为提高个人书写能力而备的。真正见出艺术水准高下的书写作品,还有部分尺寸很小、为同道之间往来的书信,透过字里行间,这些书写随意率性的信函便笺,成就了一件件书写杰作,后人称其为天下第二行书的颜真卿《祭侄文稿》,及天下第三行书苏东坡的《黄州寒食帖》,尺寸都在二三十厘米,包括米芾不少类似《清和帖》尺寸书作,“他们正是在无心于书法的创作状态下任情地挥洒,才不期然地达到了最佳的感人效果”,使士大夫文人在书写天地间放飞自我,成为流芳千古的佳作,以及无数画家追求写意表达,自觉以徐疾轻重的运笔特点这些属行书标准作用于人物山水花鸟题材创作,便相得益彰。试想任何一幅气韵生动写意画作,倘若以楷体落款,不难想象出其协调性问题。

        正是汉唐创举的行书之风,再得一代代书家努力使自由的书写表达,呈现出空前高度,也极大推动写意画进程,切切实实使“书画相通”于画法上实践,最终是赵孟頫把倡导“诗画本一律”的推动者苏东坡文人画理论,划上圆满句号。无疑,自书写法度走向成熟那一刻起,便是画法路径的拓宽,书写法度无疑推动了写意画进程,这是中国画不同于世界上任何画种最主要一面,使画法有个自觉尺度,这就是“骨法用笔”的含意由来,一项针对写意笔力的苛刻要求,而有意味的运笔濡墨书写,倘若体现不出其意蕴和高度,就同西画没有什么两样。

        从潘天寿先生“一味霸悍”进而“强其骨”的精准执着,始终不渝从构成上强化大的视觉感,突出用笔用线的老辣苦涩也是其核心宗旨,这是书写之美渗化在绘画作品中的有力体现,明代徐渭清初八大到近代吴昌硕黄宾虹现代陆俨少等,都在践行推动一生的书画创作。从书写萌芽至成熟这二千多年历史轨迹中,中国画笔墨成熟期才由北宋走出,足见,先于绘画的线条艺术——书写魅力,是集中国文化精神的体现。总之,“汉字是历史悠久的象形文字,构成了中国语言艺术独有的形式”。由不同书写状态形成的艺术境像和高度,得益于各时期无数书家对不同书写风格的孜孜以求,一代代书家由拒绝一般化书写,向着更高境界进发。即便当下人类构建的是高度物质型社会,但作为抒发人文心灵艺术的形式之一,书写法度仍占有重要位置。

        得益于先人构造文字时,就给了后人巨大无穷的想象空间,这就是那些源自于中国文字自身的象形造字特点,呈现出无尽魅力处。

        (作者系厦门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52(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1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