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江苏 博物馆 艺术 江苏 综合新闻
      分享到:

      陈履生的华丽转身

        作者:唐永明2020-05-25 06:44:13 来源:美术报
        陈履生的华丽转身

        陈履生在自己的藏品前留影

        陈履生原是国家博物馆的副馆长,退休后一直致力于博物馆群的建设和推广。近日,扬中市陈履生博物馆群迎来试运营,位于江苏扬中市新坝镇新治村的陈履生博物馆群,由陈履生美术馆、汉文化博物馆、竹器博物馆组成。这是陈履生继创立油灯博物馆(扬中,常州)和陈履生美术馆(常州,三亚)之后的又一巨献。这里是江苏省命名的“江苏最美乡村”。而最美乡村与博物馆群的结合,将是带动文旅融合的一种新模式。

        值此国际博物馆日来临之际,本报记者专门采访了陈履生,请他谈谈关于博物馆的一些话题,做博物馆的初心以及如何要花费如此大的精力、财力建立博物馆群。

        记者:能谈谈私营博物馆的现状和历史么?

        陈履生:在世界博物馆的大家庭中,属于私人的这样一种性质的博物馆,有的规模很大,有的在地区有很大的影响,这是在博物馆整个系统中一个特别的例子,比方说美国的盖蒂博物馆,包括像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还有一些私人博物馆等等,他们都以其自己独特的力量显示出一种影响力,拿盖蒂来说,他从最初的私人收藏扩展到一个博物馆的帝国一样的影响力,说明一己之力,在自己的收藏体系和博物馆建设中的作用和影响,因此在中国的博物馆体系中,虽然不乏具有影响的私人博物馆,但是客观来说,我们与国外的私人博物馆的体量规模各方面都还有一定的距离。

        记者:如何做大私人博物馆的规模?什么是中国特色私人博物馆的发展之路?

        陈履生:拿我自己来说,因为我各方面能力的限制,我不可能建立一个像盖蒂那样的一个博物馆帝国。因规模非常有限,那我必须要考虑到建馆的独特性的问题。1998年,我在家乡建立了油灯博物馆,当时是,全中国第一家油灯专业的博物馆,后来我又在江苏常州建立了第二座油灯博物馆,应该说目前是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油灯博物馆,这也显示出我们在收藏方面的数十年的努力。在今年5月18号,我在江苏扬中市新坝镇新治村所建立的陈履生博物馆群以三座博物馆,也是通过创造最美乡村与博物馆结合这样一个理念,从而能够反映出中国特色的博物馆建设之路中的个人之努力,因为我们的经济能力所限,不可能像盖蒂这样,一个石油大王那样拿出很多的资金去收藏世界顶尖的一些文物和艺术品。

        那么我们在自己可能的范围内,比如说收藏2000年前汉代的文物,以及与民俗相关的竹器,通过私人努力能达到的,也比较符合中国特色。

        记者:为什么会想到要创立竹器博物馆?

        陈履生:我想要把这个事情做到极致,我收藏了近6000件竹器,各个类型的竹器大概30多个品种,涵盖了生活的很多方面,当然我的立足点是基于我对竹器的理解和认识,我希望竹器博物馆,能反映与我们生活之间的关系,与我们的记忆有关联的这样一个历史发展的过程,所以竹器博物馆的收藏能够关联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竹器博物馆的建立也能说明在建立特色博物馆方面中我们的努力,实际上也是在给予世界博物馆发展以一个补充,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博物馆发展之路,我们可能并不是以希腊罗马古代雕塑,或者是印象派或者是梵高等等,这样一种世界顶尖艺术品的收藏为出发点所建立的博物馆,而是以建立在我们对自己民族艺术民族文化,我们自身生活的历史关连的这样一种器用的结合中,来建立一个与我们生活关联,与我们的历史关联的这样一座博物馆。

        记者:成立汉文化博物馆是水到渠成么?

        陈履生:当然,我从1985年硕士毕业论文就写汉代到后来介入到中国汉画学会的成立到发展的各个历史时期,直到成为第三任的中国汉画学会的会长,与汉代艺术之间的关联,我更希望用我自己的资源,用我自己对于汉代艺术独特的认识去收藏,有关汉代的历史文物和艺术品,当然我也只是限于个人能力范围,我们不可能有国家的与考古发现关联的那样的博物馆去关联,比如说湖南省博物馆有马王堆,湖北省博物馆有很多楚文物,包括像锦州博物馆,也有很多的楚文物。

        楚文物的出土关联到很多的收藏与展示,我们只是在边边角角地来解决国立博物馆在收藏中的一些遗漏,从而形成自己的特色。实际上在中国私人博物馆的体系中,很多的一己之力都是在解决公立博物馆在某一方面收藏中的遗漏或者不足,从而显现出他们自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记者:如何看待私人博物馆的建立在当代博物馆发展中的作用和影响?

        陈履生:这正好像荷兰的科勒姆勒,这个博物馆她也是凭一己之力收藏梵高作品,通过几十年的努力能够显现出20世纪初期这样一个特殊时期中的荷兰一个船运大王的太太,她自己个人的努力,因此私人收藏中的一己之力,不管从哪个方面,哪个角度来看,它都有可能成为主流收藏或者是超越主流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当然这是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方面,有了这样一个重要的方面,我们看到了在国立博物馆之外,或者是在荷兰的梵高博物馆之外,科勒姆勒这样一个博物馆的独特的存在,我们也可以看到盖蒂博物馆在整个美国博物馆系统中,它的独特的价值以及在洛杉矶城市中的影响力的问题。

        记者:您认为自己和您的博物馆影响力如何?

        陈履生:显然,今天像我这样一个不是太大规模的一个博物馆群的建立,以三个博物馆这样一种博物馆群而构成一个对于地域文化产生影响力的这样一种博物馆体系,包括我自己的美术馆,也能够反映从这个江中小岛走出去,不断努力奋斗的一位艺术家的发展的历程。不管他的成就高低,它至少能够反映出地域文化中的影响力或者艺术家在地域中的影响力的问题,因此,博物馆群的建立,或多或少的以这样一种综合性能够显现出博物馆人的社会影响和存在的价值。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692(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5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