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书法 艺术 湖北 湖北 综合新闻
      分享到:

      张文博:无力的书写 有益的记录

        作者:张文博2020-04-19 07:39:28 来源:中国文化报

          (1/3) 张文博值班时拍摄的夜色中的武汉美术馆

          (2/3)张文博的“日常书写”

          (3/3)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武汉封城期间,武汉美术馆展览部主任、艺术家张文博每天都在朋友圈分享心情随感,在这样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的他,以书法篆刻、摄影、视觉日记等方式记录着封城的每一个日夜,让我们从一个美术馆人、一个艺术家个体,感受到了武汉人的心跳和呼吸,感受到了困境中的精神力量。


        熟悉的街景,空荡荡的城市,眼前的一切总感觉是在做梦。

        守一座城,不是我们在单枪匹马,是全国甚至全世界人民一起在。

        看到很多人和事,被身边无数默默无闻的人感动着。我当了几天志愿者,这个时候能帮助身边人是件幸福的事情。

        武汉下雪了,儿子高兴坏了,他问我:“要是没有这次病毒的肆虐,我们现在在干什么?”我不假思索地说:“那一定是在江滩公园玩雪。”

        ……

        这些封城以来的“日常书写”能让我在闭门不出的日子里,找到稍许的平静,能抵制内心的不安。


        曾经对疫情认识不足

        1月22日下午,武汉美术馆通过微信平台对外宣布闭馆通知,随后湖北美术馆、湖北省博物馆也相继宣布闭馆。而在此之前,武汉已经有不少人流密集的公共文化机构宣布临时关闭了。

        尽管如此,在没有看到权威机构发布预警消息时,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没重视起来。比如1月18日我就参加了四场大型聚集活动,有两场是在博物馆和图书馆为居民送春联。从后来的照片看,当时在现场的好几百人没有一个戴口罩。所以,从封城开始,一想到这些就会很担心,生怕自己身体出现不适的症状。

        1月22日下班前,单位召集春节值班的同事开节前安全会议,结束后给每人发了一包医用口罩。我当时还想,过几天就上班了,发这么多口罩什么时候才能用完。但随着疫情逐渐严重,口罩、酒精和消毒液成了稀缺资源,价格疯长,到了比什么都难买的地步。后来回想,当时大多数人对疫情的认识都是不足的。

        1月23日,武汉市内公交车和地铁停运,而我此刻最担心的是一桥之隔的父母,封城后他们的日常购物如何解决,母亲长期服用的一种特效药也快断货了。所以这天一大早,我就骑自行车从汉口到武昌给母亲送药,顺便给他们买了一些蔬菜和大米。而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他们的日常所需都是我从网上下单给他们购买的。


        灾难面前艺术还能做些什么

        在灾难面前,书写是很无力的。我甚至觉得,艺术和艺术家在面对灾难时,远远不如爱心企业家对社会的帮助大。所以武汉刚宣布封城那几天,除了整天的焦虑,就剩下对自己职业身份的质疑。我不知道在灾难面前艺术还能做些什么?

        对于一个身处武汉,亲历疫情的艺术从业者而言,如果没有触及到灾难本身,没有对生命的尊重和反思,那么,这样的书写会让我感到羞愧。如果创作不是艺术家有感而发,那又何必无病呻吟呢。所以,武汉刚宣布封城那几天,除了发呆和选择性遗忘,我找不到一丝书写的动力和表达途径。但职业习惯告诉自己,即便无心创作,也应该有所行动,哪怕是记录点什么。

        我没有刻意去创作,即便没有这次在武汉暴发的疫情,我也会写字,但书写内容可能不会是这些。而现在,受各种条件制约,无法到工作室进行大尺幅的创作,家里只有一张很小的书桌,所以我的这批“日常书写”尺幅都偏小。但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对书写形式的考虑反而少了,而更加注重写什么才能对应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一切,才能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


        用“日常书写”的形式记录、反思

        我希望通过疫情期间的书写和记录来反思人生。我们太容易忘记灾难,不善于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我把自己在武汉封城后每天宅居的感受和看到的有意思的语言,以书写的方式记录下来,希望多年后,再看到这些文字和图像的时候,能让自己和更多人记起2020年武汉战疫中发生了什么。

        当我把每日书写的买菜账单、抄写的诗歌和对疫情中的思考等发到朋友圈之后,受到很多朋友鼓励,我能感受到这些记录在朋友间产生的积极回应,这也是我不断写下去的动力。这一经历也让我对书法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比起以往为了展示而创作的书法作品,我更愿意将这一阶段的书写行为称为“日常书写”,而不是书法。日常书写无须遵循书法作品的章法模式,在书写的形式和题材上更加轻松和自然。


        每个人都不是旁观者

        封城期间,武汉美术馆严格按照要求实行24小时值班制,单位安排轮流值班。对于那些回了老家或家离单位比较远而不能值班的同事,我会主动请缨去顶班。往往这个时候,我就抓紧机会多拍一些封城的街景,这些照片是很生动的武汉封城影像。不值班时,我会到小区楼下帮团购蔬菜的邻居分发蔬菜,或者爬到楼顶,看看熟悉的街道,这时我总会忍不住拍一些照片,记录下这特殊的一刻。

        从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到4月8日武汉解封,在两个多月的宅居生活中,我收到很多外地朋友的关心和问候,在武汉物资最紧张的那段时间,一位平时不怎么联系的大学同学给我寄来口罩,还有素不相识的山东朋友要给我寄蔬菜,哈尔滨的一位旧友要给我寄大米等等,我常常被这些心怀善意的朋友感动着。在那些无助的日子里,他们让我看到了希望,也让我有足够的信心去面对自己,思考生命的意义。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人类社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同时,灾难也凝聚人心,达成共识,引发集体反思。在疫情面前,每个人都不是旁观者。

        时至今日,武汉已经解封,但我和父母还没能见面,我们每天打电话互问平安,期待能早日相聚。

        (本报记者李亦奕采写)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768(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8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