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北京 教育出版
      分享到:

      《丝路寻艺-邵昌弟写生作品集》出版研讨会在北京画院举行(上)

        作者:郭味蕖美术馆提供素材2020-01-19 09:28:31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1/24)

          (2/24)

          (3/24)

          (4/24)

          (5/24)

          (6/24)

          (7/24)

          (8/24)

          (9/24)

          (10/24)

          (11/24)

          (12/24)

          (13/24)

          (14/24)

          (15/24)

          (16/24)

          (17/24)

          (18/24)

          (19/24)

          (20/24)

          (21/24)

          (22/24)

          (23/24)

          (24/24)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编者按: 2020年1月18日,农历己亥年腊月廿四日,是当代著名女画家、美术教育家邵昌弟先生八十三岁诞辰纪念。为了缅怀这位在现代中国画教学和创作中勤奋开拓、毕生奉献的女艺术家,我们特编辑《丝路寻艺--邵昌弟写生作品集》出版研讨会发言摘要二期,以飨读者,并志深切怀念!


          邵昌弟老师

          研讨会时间:2019年8月17日

          研讨会地点:北京画院


          研讨会现场

          到场嘉宾: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北京画院艺委会主任王明明先生,著名美术理论家、原中国美术馆研究部主任刘曦林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文史馆馆员郭怡孮先生,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韩振刚先生,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社长陈高潮先生,著名画家石齐先生,原新疆美协主席、新疆艺术学院院长、画家邓维东先生,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画家李魁正先生,鉴定家、美术批评家、人民日报高级记者、美术组原组长、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原委员邵建武先生,美术评论家、策展人、人民网主任编辑、《中国美术报》编委、中国画学会理事钱晓鸣先生,北京画院专业画家、艺委会委员、北京画院学术研究部副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姚震西先生,邵昌弟教授生前同事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原党总支书记杨静女士、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杜希贤先生、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踪念富先生、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冯怀荣先生、北京工业大学教授王彦萍女士、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韦红燕女士、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汪港清先生,及学生代表、四十年前两次陪同邵先生在新疆写生的画家杨大飞先生,著名画家李文亮先生,北京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创作室主任、教育委員会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莫晓松先生,热带雨林艺术研究院院长、博士张鉴先生,北京教育学院教授、博士吕鹏先生,邵昌弟女儿郭蕴淇女士等50余人出席了座谈会。大家饱含深情,追忆了邵昌弟先生为学、为艺、为人的方方面面,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可亲可敬的艺术工作者富于批判性的、有想像力的、有激情的艺术人生。

          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北京画院艺委会主任王明明先生发言:

          观看了纪念邵昌弟先生的片子,心里非常难过。与邵先生接触聊天,我感觉她是一位平和沉靜,温文尔雅,对艺术有独立见解,实在坦荡的人。今天我们纪念她十分有意义。

          几天前拿到这本书,看了很久,邵先生虽然离开了我们,今天她把这个带有温度的、暖暖的写生作品集呈现在我们面前,对我们在世的艺术家来说,是一个鞭策和认真思考的学习机会。

          看了画册,我思考当前写生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我们在深入生活中,下去体验生活,大家都带着很多的先进设备,照相机、录像机等去收集素材,抓拍瞬间生动的东西,为什么没有看到像邵先生这样的作品,简单的几笔能够打动我的?

          我们的中国画以前有很多好的传统,用眼力抓住最生动的东西,用最快的速度,纪录自己所感觉到的东西,这锻炼了画家的观察力与记忆力并运用到创作中。我们现在有了先进的设备,感受到现代化带来的方便时,我们无意中记忆力退化,对生活的敏锐性降低,追求写生的完整性和真实性而失去了主观的概括性与艺术最本质的东西。

          我看完邵先生的这些作品,自己感到丟失了很多好的传统,她在深入生活中把自己的情感投入进去,自己并不是局外人而是与民众心连心共命运,这样一种对生活的态度才能产生感人和有温度的作品。这样好的传统我们要继承下去。

          作为艺术家,我们进入现代化以后,掌握了所有的设备和所有的先进手段,以为自己的思想与技术会提高,我觉得并不是。通过邵先生这本画册中的写生作品自己会找到差距的。我们虽然现在有这么多的照片作为创作的素材,可是我觉得最好用的就是当时画的那几笔,简简单单的速写。邵先生的很多记录是非常的概括,可是在画起创作的时候很好用,她没有把那些枝节的东西加进来,抓到了最生动她最想要的东西。我们现在很多画家拿着大画夹子去画写生,有把课堂写生带到生活中去的倾向。深入生活写生的目的性是否明确,解决什么问题,写生与创作的关系,生活的素材如何用于创作,这些问题我们的前辈艺术家解决得很好,值得我们借鉴。

          艺术家用眼,用脑,用技法去表现,最后要归到心,邵先生是带着感情去画,虽然是几笔也会感人,她40年前的作品,还留着她的情感和温度,我觉得这就是她的魅力所在。

          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韩振刚先生发言

          首先,我代表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对邵先生的这本画集的出版表示祝贺。

          参加这个会议,心里特别感慨,我本身就是邵老师的学生,看到邵老师这本画册,就想起了这么多年,邵老师教了这么多学生,为美术教育事业做了这么大的贡献。尤其是我,我是七八届的,我们是工农学兵员结束,恢复高考以后的第一届学生,邵老师当时教我们创作。

          现在想起来觉得当时邵老师教的已经非常新了,在当时来讲应该是比较超前的。比如给我们讲画面的意境、画面的构成,还包括一些思想性的东西,比如怎么造境,对于我们来讲真是受益匪浅。现在我们同学想起来,都觉得邵老师当时给我们讲的,通过几十年,通过好长时间才消化,现在才明白。

          现在的教学我们的信息量很大,学生接触东西也多,可能不以为然。但在当时,可以说是邵老师给我们讲述了很多新鲜的东西,让我们一辈子都受益匪浅。

          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社长陈高潮先生发言

          今天将会是中国美术教育的一个重要日子。

          这本书出版以后,我看到好多老师的评语,尤其刚才王院长对这个书也进行了点评,我觉得非常激动。这本书对我们出版社来说,我们觉得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因为大家从书里能够看到邵老师为中国美术教育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我们出版社正在做一项工作,就是把中国的美术教育文献整理出版,就是要陆陆续续整理一些老师在美术教育方面的重要东西,把它出来。我觉得邵老师这本书就是我们一个良好的开端。

          从这本书到出版社以后,我们一直抱着一个态度,就是对邵老师,这样一位在中国美术教育界的一个很重要的美术教育工作者向她致敬的一个态度,我们在认真地去编辑。我们每一个环节都用向邵老师致敬的一个态度来做这件事情。

          我们就把邵老师这个写生作品集,作为美术教育文献整理的一个开始,给咱们中国的美术教育能够积累更多的更好的资料。谢谢大家!

          著名美术史论家郎绍君先生书面发言(照片摘自网络)

          没有完成的探索——读邵昌弟《新疆写生集》                                              

          邵昌弟,是一位献身美术教育,一心探问中国画问题、寻求中国画教学新路的艺术家。在她看来,新中国时期的美术教育,“又批洋的,又批古的,实际上,洋的也不懂,古的也不懂。”又说,“艺术教育革命,走了一条只要政治目的,不要艺术规律的路。没有解决艺术技巧的系统训练,没有在绘画原理上、在发展学生思维上去考虑。”

          1978、1980年,刚刚改革开放,她不畏艰难, 以八个月的时间,两下新疆写生,试图从速写入手,借鉴黄胄的经验,做人物风景教学改革的探索。郭蕴淇编写的《丝路寻艺——邵昌弟写生集》,收入200多幅新疆速写,以及这个时段的日记,呈现了邵昌弟新疆行追求的目标及思索过程。

          在日记中,邵昌弟把中国画教学的思考,与每天的写生体会加以对照,提出了“现代国画教学”的概念和一系列新的理念,如“改革中国画是做减法,不是做加法”;“中国画的造型形式,其核心是弧线的运动”;“中国画是势感大于形感,西画是形感大于势感”、“国画写生,就是要表现势”,“以势感表现情感,而不是用线条勾描对象的轮廓”;“要情化自然”;“如何以速写反映生活,它的深度是什么?黄胄是榜样,但他更多表现的是欢乐,要有所突破。”她将“现代国画教学”概括为“分解教学”,包涵“基本观点、教学方法、教学内容、教学特点,及相应的师资培养。”俨然是对新的现代国画教学体系的构想。

          邵昌弟的实验和思考是批判性的、有想像力、有激情的,但由于教育体制、习惯势力诸原因,始终处在孤身奋战的境况,未能形成论文发表,也未能转化为学校的教学改革实践。

          著名美术理论家,原中国美术馆研究部主任,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刘曦林先生发言

          我看到这本画册也是很感动很感动!这对一个已故的画家来讲是很好的纪念,对我们活着的人来讲是个学习的机会。

          她扑倒在教学上,是无名英雄一样。我到央美去讲课,郭先生办的班,他们全家在那,在那张罗的是邵昌弟,是葵葵她们,还有其他孩子在那张罗这个事情。我就感到这种艺术教育的魅力和艺术创作的魅力是一样的,它是一种举国的事业,举家的事业,全家都投入,这是第一次给我感动的事情,留下很深的印象。

          另外一个我非常感念的事是她的写生速写。因为我在新疆工作过15年,那个时候艺术教育不够发达,从南疆到北京非常遥远,我从喀什到乌鲁木齐要坐六天六夜的汽车,从北京坐四天三夜的火车,躺在那个硬板的底上是非常困难,邵昌弟去的这几个月全是冬天和春天,最寒冷的时候,最艰苦的时候,就是这样。

          所以,我看到她这些速写非常感动,我就想到凡是去新疆的画家,都有一手速写的高本领,没有本领的画家,去了根本征服不了新疆。他寻找不到美,也发现不了美、记录不了美,也不能把美改为自己的创作。这里有一个从形到神、到心,还有到思的过程。

          我读了她的日记,她讲了两段她的思考,一段是对她的艺术道路的思考,她说到新疆去速写,决定我后半生的艺术道路,她的教学综合训练体系的研究之路,这是她自己的一个总结。还有一段对中国画规律的总结,郎绍君已经说了,我不重复。

          她在写生中悟到的问题很多,不仅是怎样认识生活,收集素材的问题,她能把感情投入,自己和社会生活融入一体。

          她给塔吉克那个小姑娘画的那个画像非常深入,非常生动的、能够非常准确的,或者提炼的捕捉到新疆人的特点,新疆的味。这点你不能不佩服。黄胄、叶浅予他们本人也不能不为邵昌弟这种味首肯。所以说我第一点体会,就是读邵昌弟速写集悟到:到生活中去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过去黄胄、叶浅予和邵昌弟去写生没有打个旗子,也没有电视,也没有报道。我们现在都做样子看,做样子看学不来艺术,不能真正进入生活,不能真正地学到艺术。所以现在我仍然提倡不要做样子,还是真正地融到生活里边去,用你的心,用你的情,用你的思考的大脑,然后在生活里边悟到生活和艺术之间的关系,捕捉到原生态的美。原生态里面是原始信息没有加工过,到了我们的照片里面都是加工过的。现在我看到很多画家,拿着手机画照片,拿着照片搞创作,扫描构图的时候,我是心里非常难过的。

          我们的艺术是不是在倒退?我们都说发展这个词,有些艺术不是发展,因为完全是在退化。这在艺术教育方面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这是第一个感受。

          另外,我们如何摆脱照相机,可能不仅是写实画家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更是写意画家需要摆脱的问题。因为从我们的写实主义艺术来讲,李可染反对照相机,黄胄反对照相机,写意方面陈师曾反对照相机,中国文人画不是照相器。这一点来讲都提醒我们如何认识中国,从写实到写意,从工笔、半工半写到写意这样一个过程,无论在哪个段落都反对用照相机。

          我们从宋代严谨的工笔到明清的文人画,都走的不是照相机的道路,都是诗书画印和综合性的文学修养和艺术修养,这样一条艺术道路。在这点来讲,她在晚年可能有受到怡孮先生和他父亲味蕖先生的一种影响。味蕖先生是有全面修养的学者型艺术家,他能够总结自己的经验教训,和郭家的文脉也是有关系的。这也是北师的文脉,我想北师的老师很多不多说了。

          还有一个,注意到晚年的邵昌弟的转换,她不局限于她原来所认识的中国画的概念,不局限于照相般的写实,她在追求现代。她那个弧形的绽放的图式,和在弧形的大图式里边的硬边的处理。最后有些像版画一样的,像庄子一样的一种探索,都是她不满足已有的艺术样式,她有一颗不断创造的心。我不知道郭葵还能不能把你妈这些整理出来,再出续集。我希望出版社再出,这对学生会有影响。

          另外呢,最后一句话就是说,我们对所有的画家,包括邵先生,要纪念她再出版,再展览,还要办展览,一定要办展出,然后我们再研究再学习。

          著名画家石齐先生发言

          我称她为“阳光之人”,为什么称“阳光之人”?我举几个例子。

          我是72年在北京,一个北京画展,有我两张画。当时大学里头有五个人,不知道有没有杜老师,我不知道,来找我,北京美展展览会上。我那时候是乡下来的,他们是大学教授,我比较土,她比较洋,就赞扬我的画怎么好,我当时都不好意思,我当然不觉得是表扬我好,都以为是像鼓励这帮孩子们一样,我一直点头也没说话。

          过一段时间,邵老师就找我,说你没地方画画,可以到我们学校去画。所以,我当时这个感觉,大学的老师还那么祥和,又那么热情,然后又能到她学校去画,那感激之情是可以想象的。后来,刚才杜老师也说了,当时他们还想把我调到那去,这个说她对人的热情,我一直没忘。

          第二点就是,不知在哪儿,那条街都是大学,两人碰见。然后她就拿出一些,就刚才看的这个速写,还有两张画,我一看,我觉得邵老师的画很平和,很祥和,也不燥,也不简陋,就像她人一样,很阳光。我当时就这么印象,我当时很感动,我是业余画家,还在工厂劳动,她大学的那么有名的老师,还请教于你,可见她这个人求进,又是一个感动。

          第三回,又碰到的,她一直都在表扬我,鼓励我,我也一直都在表扬郭怡孮老师。我很佩服他,特别对他感兴趣,心里特别崇拜怡孮,我表扬她俩,她又表扬我,别的语言没有,两句都没有。这是第三回。

          刚才我看到这些作品,那时候我简单看,并不能那么多,只知道她的东西很祥和,很平静,平静也是伟大的。我也爱画速写,有时候追求一些技法,对着实物看,不想像实物那么多,老追技法。她不这样,她很平静,她有点感受就弄一点点,这也让人佩服,这是平静方面。

          刚才的短片,我看几张速写是非常高级的,搁在哪儿都不比别人差,只不过别人没有去发现,经典一般的作品。

          这是平静方面,另一点她又疯狂。以前我没看见,我要看见,我这人好激动,一定能找她,向她学习。就是她后来的那一部分很超前的作品,很给传统艺术另开炉灶的一面。就是说她本身艺术也非常成功,刚才我也听了刘先生说了,她一定要搞画展,我也认为她一定要搞画展,拿出祥和一面的作品,也拿出革新一面的作品,一个平和,一个疯狂,两种东西大概有20张就可以,还可以搞一个大家感兴趣的讨论会。我想把这个真正不去炒作的艺术家给她炒作一回吧,我是希望这样。顺着他这个话说,我不知道对不对?这是第三点。

          那么,第四点,又一回碰见了她,她老是那么美丽的笑脸,笑笑的,我说你最近接着画吗?她说:你最近又搞什么新创作?她说我现在不画,除了单位必要的一些事,非得你去干不可的。我说那你是不是专门画画了?不是,我的全部的精力全部包在郭怡孮身上,我照顾他。我一路,噢!不错!噢!非常好!这个一路上非常感动。心想说,怎么说呢?就是说,做一个艺术家,娶老婆,非要娶这样的老婆,这就叫做什么?贤惠。娶老婆,要贤惠,贤一个,惠一个,能忘我,把自己的事业搁在一边,全心全意,去供她所敬爱的丈夫,这个美德,也是少有的。

          所以我想来想去,也是跟以前到现在联想起来,题目就叫做“阳光之人”。因为她的阳光本身,照了单位,也照了同事,也照了朋友,也照了她的家人。就说这两句。谢谢!

          原新疆美协主席,原新疆艺术学院院长邓维东先生发言  

          拿到这本写生作品集的时候,我感受非常深。惊叹!感动!亲切!我说惊叹,是因为真没有想到咱们邵先生的作品是如此的生动!如此的严谨!这本书要让我说,从某种意义上出晚了,如果真的在78年80年那时候出,不知道会影响多少人!

          1978年,就是邵先生去新疆写生的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学生。我是77年考进新疆师大美术学院的,78年正在求学,那时候的学生求学可以说是如饥似渴,哪怕找到一本小小的薄薄的书都拼命地临摹。所以我刚拿到这个(邵老师的画集)我一看这当年画的,真的和黄胄啊、和咱们经常去画新疆的那些(画家),有的一拼,甚至还更生动。尤其我看到一些场面的速写,真的像刚才王明明老师说的,是真实、真心、真情。正因为真实,它反映出来的恰恰是真情。

          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很艰苦的。我过去到喀什去招生,美术学院到那去设点招生,一走就是六七天,这指的是顺利的,稍微遇到不顺利,我曾经九天还没有走到喀什。所以邵老师这本书,我一拿到我就知道,当年是在何等艰苦的条件下,依然画了大量的写生,数量和质量都是令人惊叹的。所以我说这个惊叹,是因为这种艺术的造诣之高。

          那么,我再说亲切,因为毕竟我在新疆待了一辈子,很多地方都是我曾经去过的,所以这种亲切感更让我有种共鸣。邵老师描绘我们各民族,不管它是维吾尔、哈萨克、塔吉克,她把那种精神面貌可以说表现得淋漓尽致。少数民族的生活虽然不富裕,可以说甚至很贫穷,但是他们过得非常开心,我不敢说很幸福,但是他们很开心。在这些写生稿里也充分的表现出来。  

          78年80年这两次去写生,一是表现了她的那种扎实的基本功技术,二是她对当地民族的这种生活的状态,可以说非常真实地反映了。所以正因为这种真实、这种真心、这种真情可以感动,哪怕这40年以后都能感动人!

          著名画家,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魁正先生发言

          看了怡孮为《丝路寻艺》写生作品集写的前言,我非常感动和受教育。前言满怀着深情和艺术激情,从邵昌弟对中国画教学和创作思维,一直到她的人格精神,做了一个非常完美的总结。

          首先,她作为一位人民教师,她不追时俗,也不慕虚名,她隐于闹市,一心教学,她是学生的导师、是慈母、是战友和同伴,这是一个学生在书里边写的。她一生想要达到的是不间断地搭建中国画攻坚的这把梯子——攻坚之梯,这就是她的教学吧。我看了一段,她对胡明哲说,“任何根本的改变都是基础的改变”,我们就说影响了她40年,她不是一直在实践着这一个理念吗?说明邵老师很有远见。她的一些论断,后人在试用,还在接着试用。

          她的速写,朴实真实,不求表面华丽,从山村到民居,其笔线精炼而大气,即使是逸笔草草,也透显出深情和内涵。她的速写人物线条简练深刻,十分的大气,情绪饱满,颇有大家风范。她的素描人像形象深刻,结构关系到位,朴素而厚重。二次进疆的钢笔、毛笔人物写生更加生动活泼而简约,极富生活情趣,毫无一点做作之感。更值得一提的是,她用钢笔画的库木吐拉千佛洞的壁画,动态简约凝练,神情俊美,有些用水彩或水墨填彩的也十分殷实而好看,充分地体现了她的才华和艺术气质。

          关于入疆日记,她一面深入生活,一面感念我们当下教学的不足和问题,她想的都是教学,总是围绕着分析民族社会的诸多问题,也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艺术上的一些问题。这种在实践中还不忘以艺术思维拉接教育的这种搭建教育的这种初心,实在让人感动和尊敬。由此看出邵老师的心胸之开阔,视野之宽广。二次入疆的日记中,几乎每篇日记都离不开绘画的思考,实在难得和少有的一种精神。

          最后,关于创作新思维,从邵老师的日记摘抄部分,以及一系列的铅笔草图中,可以看到她不断地思考和实践的创作,以及构图新理念和奋发精神。

          在怡孮兄写的前言中,所选发的《生存系列》、《绽放系列》和《飞翔系列》的彩图和黑白图,可以看出她正在实践以全新的理念和图式构成、色彩构成和新的综合材料的探索。仅从唯一的一幅彩色照片《盛放》中,便可以体验到她力图承扬中国古代壁画的超时空的飞天精神,融合版画、装饰、雕塑和摄影艺术,以及现代图式构成的元素的创新使命,尚在未完成之中,就离开了中国画坛和所有的老师同辈,以及拥戴她的学生们,又怎能不是一种遗憾和感伤呢!

          鉴定家,美术批评家,人民日报高级记者、美术组原组长,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原委员邵建武先生发言

          我把邵老师这本画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我给这个评价,就是它是新中国美术史上一份独特的实案;第二个评价就是它是新中国美术教育史上一份独特的实案。

          我觉得把她这一段时间的速写和日记放在一起,作为一个出版物来出版的时候,我们必须强调它的时间段,就是1978年的9月到1980年7月。在我们共和国的历史上,这段时间有个大事件,就是真理标准的讨论。我们再回过头来看邵昌弟先生这本速写集,她这段时间的日记,包括两次入疆日记之间的在北京的日记,正是她关于当年的国计民生思想解放的思考。

          我是做媒体的,邵老师的东西是速写。在照相机出现之前,我们新闻纸上的很多场面性东西,就是靠速写。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为什么不想把邵老师的这批速写,放在我们美术创作的所谓的深入生活那一块来理解,而放到新闻史上去理解呢,我觉得她的速写恰恰是跟她的日记配套以后,注意了某种史实性,就是第一,它有新闻的东西在里面。我们从她速写的人物,人物的精神状态,以及通过人物的精神状态看到的那个时代的人们的精神状态,这是一个方面。还有就是她这个少数民族家庭生活的描写,可以看到那个时代,虽然不是很具体,但是也可以看到那个时代的场景,尤其是她在这个写生过程中间,遇到的新疆的集市、街边所见,和她停车以后,画小孩以及围观的群众的一些速写,跟她提供的一些照片对照以后,它恰恰就是我们那个时代一个很完整的有深度的一个画面,一个历史的记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速写如果仅仅回到艺术上讨论,就有点轻了。所以回过头来看,我们看邵老师这批东西,看她的速写,她那个柔弱的肩膀上扛着的,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艺术本身应该承担的主体部分。

          美术评论家策展人、人民网主任编辑、中国美术报编委、中国画学会理事钱晓鸣先生

          邵昌弟先生是我们的前辈,是长者,她对家庭,对朋友,对老人,对孩子,都是温文尔雅,很温暖,但是对艺术,我觉得她很犀利,甚至有点残酷。她一直在追求那种最敏感的东西,最解决问题的东西,最透彻的东西。

          在创作上,我举个例子,有的人是一辈子画了很多小圆,他可能积少成多,就是说他每个圆都成一个阶段的系统。但是邵昌弟先生不是这样,她画一个巨大的圆,可以说到她离去的那一天,这个圆都没闭合。可是由于她的功夫之深,心气之高,她能追深致远,因此,你就感觉到她这个圆的每一步都很扎实。从她的速写跟生活的感受,到她每一步都在追求这种学理上的完美。

          邵先生的创作一直是悲天悯人,对人类命运的关怀,对当今社会那种深刻的冲突,甚至对这种悲剧的把握。我以前看到她那种东西,我就觉得心里很难受。我觉得邵先生那么平和的人,为什么她要去回答如此沉重的话题?但是,我确实感觉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她是用生命在走每一步,每一步都走得沉甸甸的,但很有质量,很有分量,也很有温度。

          所以,我很感谢郭老师和郭葵,特别是郭葵,因为要整理这样的东西实在是一种痛苦,就是必须把你的灵魂,把你的功底要提升。要寻找出艺术的这个苦行僧似的那种探索的脉络,这个是非常难的,但是,非常有意义。所以,刚才邵建武先生提出,这是新中国一个独特的个案,我非常赞成。而且,我觉得当代美术史就是应该推出更多的深入的个案,这样才会避免那种假大空,才会避免学术上那种伪命题化,才会真正触及到生活和艺术的本质。谢谢!

          画家杨大飞先生发言

          这个画册里边很多作品,都是我陪着邵昌弟老师,在新疆旅行写生时画的。当时,她主要的时间都是放在教学上,只是拿出一部分的时间出去画写生。最深的印象,就是邵老师总是说她在补课,当时我也不是太明白,我想这么大的画家怎么还在补课呢?后来慢慢才理解。

          我想她这个补课,指的是两个方面的东西,第一,补这个基本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速写啊、造型啊这些东西。当时是1978年,邵老师曾经说,在过去,都是画那种政治宣传画,工农兵形象,高大全、红光亮那些东西。在文革结束以后,她很快就意识到那些东西不行,她不是艺术,是伪艺术。另外一点,我觉得她是在补这个艺术之本,她要重新回到这个艺术本源上。所以邵老师说这个补课呢,也可以理解为是在拨乱反正这个大背景下,对艺术的一个重新认识。所以她外出画写生时候,她的学习态度始终像一个学生,她对艺术是非常投入的,非常虔诚的。

          她在作画过程中间,尤其是在画少数民族这个形象方面,她确确实实投入了非常真挚的情感去作画。大家看到有一幅塔吉克女孩的作品,这幅作品是在喀什招待所完成的。女孩叫妮吉,当时16岁。她到招待所给我们做模特的时候,我们一看到她就眼前一亮,因为这个女孩特别的阳光。她和长期生活在汉文化,或者是在政治气氛很浓厚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可能不太一样,她看人可以长时间的对视,她可以很容易对人打开她的心扉,所以给我们印象特别深。邵老师特别喜欢妮吉,她说这个女孩特别像俄罗斯的名画《无名女郎》,就是那么纯真,而且有一种高贵的气质。邵老师力图把她的理解、把她的认识表现出来。

          这张画画了很长时间,大概画了三个多小时。邵老师是非常认真地,然后送这个女孩走的时候,按照塔吉克族的礼节拥抱了几次,才跟这个女孩分别。这个给我的印象就特别特别的深刻。所以,我觉得邵老师在画妮吉这张画像的时候,她其实也是在一种所谓的拨乱反正吧,回归艺术的本源,寻找着真善美。

          北京画院专业画家、艺委会委员、学术研究部副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姚震西先生发言

          邵昌弟写生作品欣赏:

          莎车青年

          伊犁汉人街

          中秋节在路上

          吉昌师范学校一角

          喀什人物

          古老的喀什民居

          骑驼人

          维吾尔族小姑娘

          喀什人物之二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77(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60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