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绘画 艺术 北京 综合新闻
      分享到:

      心灵窗户与画中风景

        作者:蒋华2019-05-20 00:22:09 来源:中国文化报

        怎样“以一目尽传精神”

        东晋画家顾恺之,画人物经常数年不点目睛。他道出原委:“四体妍蚩无关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指眼睛)中。”比顾恺之晚生二百多年的梁朝画家张僧繇,在墙壁上画好一条龙,也故意不肯点睛。他说一旦点睛,龙就要破壁而去。从这两位画坛巨子的创作共性可以看出,不管是画人物,还是画神物(龙),眼睛都是成败的关键部位。有机传神地画好眼睛,就能激活整个人物或神物。宋人赵希鹄曾说:“人物鬼神生动之物,全在点睛,睛活则有生意。”鲁迅先生也曾表示:“要极省俭的画出一个人的特点,最好是画他的眼睛。”并且强调,“倘若画了全副的头发,即使细得逼真,也毫无意思。”这些都在说明,相对于无关妙处的“四体”、细得逼真的“头发”,眼睛更具有生动传神的重要意义。

        从绘画创作角度讲,怎样做到“以一目尽传精神”,画好点睛之笔,让作品成为破壁神龙,这起码需要画家独辟蹊径,独运匠心,巧夺天工地画活那双眼睛。例如:

        量“眼”定做地画活那双眼睛。五代后唐将军李克用,是一位百步穿杨的独眼将军。有一次他请三位画师给他画肖像。一位画师采用写实笔法,如实画出。李克用认为这是画师在公然嘲笑自己的生理缺陷,把他处死。第二位画师把李克用画得虎目圆睁,英俊无比。李克用又认为这是在变相讥讽自己,也处死了他。第三位画师汲取了前两位的血的教训,有机地结合李克用百步穿杨的神射,量“眼”定做,把他画成搭箭拉弓,正闭着一眼,作威武瞄射状。李克用看后十分满意,重赏了他。可见别出心裁地结合人物的技能特征,“别开生面”地画活一只眼睛,这种艺术匠心的重要性,不亚于逃生的法门。

        “眼”藏玄机地画活那双眼睛。一是时间。北宋文豪欧阳修收得一幅古画。画上有一丛牡丹,牡丹下面蹲着一只猫。欧阳修就请丞相吴育当评委,吴育仔细鉴定完这幅古画,给出鉴定意见:牡丹花下蹲着的猫,瞳孔缩成一条线,这就是正午时猫的眼睛。猫的瞳孔在早晨和晚上都是圆的,太阳渐渐移向正中间,猫瞳孔就渐渐变得狭长,到了正午就像一条线了。吴育独具慧眼,一眼便看出猫眼里藏着正午的时光。二是防伪。北宋书画家米芾,曾盗版唐代画牛大师戴嵩的一幅《牧牛图》,被人一眼判定是赝品。原因就是米芾《牧牛图》中的牛眼就是牛眼,而戴嵩的《牧牛图》中的牛眼,能若隐若现牧童的身影。甚至这种“眼”藏玄机,也闪烁到古诗中。三是性别。《木兰辞》结尾道:“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在《木兰辞》中,“眼迷离”是区分雄兔雌兔性别的重要标识。忽略这双“迷离”的兔眼,则“傍地走”的双兔,常人就雄雌难辨了。综合说,欧阳修古画中的猫眼,戴嵩画中的牛眼,《木兰辞》中“迷离”的兔眼,都“眼”藏玄机,不但成为各自诗画中令人瞩目的艺术亮点,也成为独家的防伪标记,无声地保护着他们的知识产权。

        意大利画家达·芬奇曾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从绘画欣赏角度讲,怎样透过眼睛这扇心灵的窗户,去欣赏画中的艺术风光?

        怎样欣赏画中“美目”神韵

        能从画中的眼睛领悟禅机。据张岱《快园道古》记载,有位在寺庙观赏的书生,很不满墙壁上画满崔莺莺待月西厢的故事。而老方丈表示,自己就是从这里悟得禅宗的玄妙道理。书生不解老方丈从何处悟到,老方丈告诉他,就是在壁画中,崔莺莺离开寺院时,“临去秋波那一转”。为什么老方丈能从崔莺莺离寺深情回眸的一瞬间悟得禅机,他没有进一步解释,但无可否认的是,不但老方丈认为崔莺莺离寺的回眸藏有无限禅机,就连“望眼欲穿”的张生,也在魂不守舍中,感受到崔莺莺“临去秋波那一转”,所发出“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的情与美的力量。

        能从画中的眼睛感悟诗画之美。宗白华先生曾经坐在达·芬奇《蒙娜丽莎》原画前默默领略了一小时,口里念着我们古人的诗句,认为《诗经·硕人》中,那画不出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古代诗人随手拈来的这两句诗,却使孔子以前的中国美人如同在我们眼面前。归结原因,“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两句诗采用“白描”画的技法,完成了一个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的美人形象。而达·芬奇用了四年画出蒙娜丽莎的美目巧笑,蒙娜丽莎的微笑不是像影子般飘拂在她的眉睫口吻之间。领略蒙娜丽莎的“妙目巧笑”,口念着《诗经·硕人》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诗句,让宗白华先生“目既往还,心亦吐纳”出“诗画交辉”的诸多新鲜生动的艺术感悟。

        能从画中的眼睛痛悟物是人非。精通书画音乐的唐玄宗,曾将宠爱的梅妃打入冷宫。安史之乱爆发,唐玄宗仓皇西逃,再回长安后,他又想起梅妃,急忙派人寻找,结果找到她的一张画像。唐玄宗睹“像”思人,不禁题诗道:“惜忆骄妃在紫宸,铅华不御得天真。霜绡虽似当时态,争奈骄波不顾人。”全诗意为:忆起你在紫宸宫受宠之时,素颜天真,如今白绢上还保留着你当时的情态,怎奈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昔日横波目”,已不再水灵灵的看人。唐玄宗昏花的眼睛,久久凝视着绢画中栩栩如生的梅妃当时的情态,却相隔着生死离别的世界,面目全非的山河。骄波顾人何在?白发歌者伤题,“泪眼问花花不语”,你让我怎么面对你的明眸?

        法国雕塑家罗丹曾道:“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从绘画者的眼睛角度讲,这双精准发现美、生动呈现美的“慧眼”又是怎样练成的呢?

        练就艺术“眼睛”的基本功

        练就政治思想和艺术开拓进取之功。人若“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倒是事小,至多让思念的泪水湿透石榴裙。但人若把政治思想上的红灯看成绿灯,则是非常危险。艺术工作者要像“眼里常含泪水”的诗人艾青一样,深沉热爱这片土地,让才华之根深扎生活的土壤、接地气,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同时“日间挥写夜间思”地博采众长,“眼处心生句自神,暗中摸索总非真”地开拓进取,“莫为浮云遮望眼”地奋力攀登,这样既不会让创作成为无壤之花,也能创作出光华夺目的艺术风景。

        刻苦练就艺术之功。一是以京剧家例说:盖叫天为了演活武松虎目圆睁的英雄气,曾在眼皮中间撑起两根火柴棒来练习圆睁双眼。长期备尝艰辛的苦练,他终于在京剧舞台上传神焕发出英雄虎目圆睁的凛然正气。梅兰芳少年时患有眼睑下垂,造成表演上的“瓶颈制约”,他坚持每天放飞一大群鸽子,让双眼追随群鸽飞翔蓝天的身姿。持之以恒,他不但根除了眼睑下垂的“艺术障碍”,更在京剧的舞台上明眸善睐,顾盼生辉。二是以画家例说:明代画家沈周年迈时,虽然已是“老眼看书全是雾”,仍然“模糊只写雨中山”,笔耕不辍画出心中的画卷。清代画梅大家汪士慎,晚年左目失明,不但自嘲“尚留一目看梅花”,更是“独目著寒花”,在左目失明中,执着地画出清气四溢的世界。纵然“不入时人眼”——像南宋山水画家李唐所苦闷的,画出的山水一时难被世人接受,但“画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容易作之难”,仍然是无穷汗水浇灌出的精品世界。让多少“看之容易”者搁笔兴叹。“但得画中趣,那知门外寒。”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也是在熊熊炉火中冶炼而成。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221(s)   14 queries

        memory 4.24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