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辽宁 国内 文物 辽宁 综合新闻
      分享到:

      辽宁私人博物馆集资迷局:假文物作保高息利诱

        作者:何西2014-03-13 09:21:33 来源:《商界》杂志

          在这个用谎言搭建的戏台上,不管花招耍得多么出神入化,利用的无非就是人心的浮躁与贪婪。闹剧中,逐利者们你方唱罢我登场,谁是帮凶,谁又是受害者?

          在辽宁铁岭西丰县,程红是个传奇人物。她不仅是当地知名的女老板,还创办了一家私人博物馆。据说,这个博物馆里珍藏着从白垩世纪的恐龙时代到清代的上万件文物。不仅家人开着多部价值百万元的豪车,她自己也拥有好几处房产。

          出人意料的是,2013年年底,这样一位“女富豪”竟然因集资诈骗罪被捕,一同被抓的还有她的丈夫、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坐拥宝库”还要诈骗圈钱?是人心不足,还是这个博物馆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

          宝物风云

          程红的风光是从开办博物馆开始的。在此之前,她在西丰县经营着一家“好福”典当行,和一处拥有15个房间的“好福”旅馆。虽然有钱,但做的也都是些“普通买卖”。

          人一有钱了,就好附庸风雅。不过据程红自己说,她收藏文物已经有三十多年了,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资深文物爱好者。但似乎程红不满足于只做爱好者,在博物馆的简介里,她还是“厚积明德,广施善行,四海游人,广结高友,收藏世代珍品,三十余年”的“文物守望者”。而她的博物馆,也是公益性质的,不收取门票。

          三十年来,程红收藏了上万件文物,从一亿多年前的恐龙时代到红山文化、夏家店文化,再到隋、唐、五代、宋、辽、金、元、明、清代的珍品应有尽有。为了更好地呈现自己的收藏,在博物馆成立两年后,程红还投资修建了新馆。新馆位于县城里最繁华的菜市街,是一座两层的小楼,总投资近千万元,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博物馆一期展出的藏品有2988件。程红曾计划每3个月更换一次展品,2年内将所有藏品全部展示一遍。

          虽然“宝物”数不胜数,但程红最常提及的还是位于博物馆二楼展厅南侧的一把刀鞘金光闪闪,镶满“宝石”的弯刀。她说这是乾隆御用宝刀,价值1.2亿元,是大约20年前从一位没落蒙古贵族后裔手中收来的。此外,她还说,上世纪90年代初,她在赤峰沙漠收购了一具契丹人的石棺,里面还留有血迹,“可惜工作人员清洗石棺时洗刷掉了。”

          不管是当地的普通百姓,还是政府官员,都觉得程红在西风这个小县城开一家私人博物馆是一件“长脸儿”的事儿。所以2011年11月15日,新博物馆落成开馆的时候,引起了整个西丰县的轰动,当地人用“锣鼓喧天、礼炮齐鸣”来形容当时的情形。因为有上千人前来看热闹,县城交警还对博物馆路段实施了交通管制。

          对于新馆的开馆,县领导更是重视,副县长前来主持仪式,县政协主席代表政府四大班子致辞,高度评价鹿城博物馆“填补了县文化事业发展的一项空白”。当天的开馆仪式结束后,程红还接受了西丰电视台的采访。

          这家博物馆让程红成了“风云人物”。据程红自己说,中央电视台的《鉴宝》栏目还专程跑到西丰县为她的博物馆录制专题节目。此外,一家名叫《中华精英》的香港杂志还对她进行了专访。在专访中,程红除了介绍博物馆外,还谈起自己当年从山东往东北贩鱼、贩菜的艰苦创业经历。

          除了领导的重视、媒体的关注,一个专业的博物馆更需要专家学者的肯定。据程红说,2008年,她和丈夫麻德强挑出三大箱文物专程赶赴北京,请收藏家马未都鉴定,“马先生看后惊讶不已,想不到有这么多有价值的宝贝”。

          不过,这是博物馆成立之前的事了,博物馆成立之后,程红不再需要挑着文物请人鉴定了,因为很多的专家学者成了她的“座上宾”。曾有国内著名玉器专家、文物鉴定专家在参观西丰鹿城博物馆后,对其赞不绝口:“私人博物馆在我们国家起步时间不长,西丰鹿城博物馆是我所见到的一些私人博物馆中最好的一个。这些陶瓷器种类丰富,甚至很多陶瓷器在一些公立博物馆中也没有收藏,即使有收藏也很少,品相也不如这里好。”

          借钱

          不收门票的公益博物馆如何图利?程红的办法是“抵押”。她以博物馆里的文物做抵押向他人“借钱”。但这样的抵押并没有什么具备法律效应的凭据,有的只是一句“我博物馆里的乾隆宝刀值1.2亿元,大不了抵押了给大家还钱”的口头承诺。

         从2005年,程红就开始向公众集资,但刚开始覆盖面比较小,也没有太多人相信她。后来博物馆大张旗鼓地开业了,名声在外,信任她的人开始趋之若鹜。

          刘文强(化名)就是其中之一。2011年底,程红向他“借钱”。当时刘文强有些犹豫,程红就指着博物馆里的一件“辽代”瓦罐说:“这些文物你也看到了,值老钱了。”听了这话,刘文强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万元钱“试水”。

          正是博物馆及其馆藏,让人们相信程红财力雄厚,有偿还能力。被“借走”90多万元的葛云(化名)就说:“如果没有博物馆,别人不能陷得那么深。”

          向他人借款时,程红的说辞不尽相同。她有时声称自己将把借来的钱以更高利息向一些缺钱企业放款,赚差价,有时也会说,博物馆需要资金周转……无论哪种说法,她最后都会加一句:“宝刀还不够还你们钱的吗?”

          能在30年的时间里收藏1万多件文物,其中还有公立博物馆没有的珍品。这样看来,程红就算不是文物鉴定专家,至少也应该是慧眼独具的个中高手。可让人疑惑的是,一个只受过高中教育,在1995年下岗之后就开始贩鱼、贩菜、开旅馆的老太太,是怎么练就这双慧眼的?

          鹿城是个小地方,谁家要是收了好东西,很快就会被大家知道。然而,本身就是文物爱好者的刘文强却从未在圈子里听说过程红的大名和收藏。在他看来,程红的私人博物馆“几乎是一夜之间开起来的”。

          因为对程红开这个博物馆感到好奇,刘文强便经常去参观。2013年6月的一天,程红叫人在每个文物旁都放一碗水,以防止文物过于干燥。刘文强看到后直摇头,说铜器应该注意防潮,程红又把水撤走。

          发现破绽的不止刘文强,程红家的保洁工吕春平(化名)也曾察觉到一些“不对劲”。吕春平曾去擦拭瓷器上的灰尘,程红让别擦,还说“擦干净了不就不像文物了么?”

          2013年11月,程红接受沈阳学者汪学松的访问。之后,汪学松在博客上写了一篇介绍程红的文章,提到了许多匪夷所思的细节。比如,为证明收藏了不少珍奇异宝,程红说,她给孙子、外孙女脖子上一人挂了一颗夜明珠,“晚上走夜路时照个亮。”

          这样的说法实在是可笑,就算是外行也知道,夜明珠尽管有亮光,也不至于能照亮夜路。看样子,程红不仅没有慧眼,还很可能压根就不懂文物。然而,尽管漏洞百出,为何还有那么多人巴心巴肝地借钱给她?

          答案自然是四个字:愿者上钩。

          “官方背景”

          有了博物馆里的文物做“抵押”,程红开始在西丰县大肆集资。愿意借钱给她的人,有的是真的相信她的实力,因为那么多文物在那儿摆着;有的就算看出破绽,也心存侥幸,就像刘文强——“就算她不懂,上万件藏品总不能全是假的吧。”

          可要把钱借给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光有抵押显然是不够的,吸引他们的还有程红给出的不菲的利息。

          刘文强还记得第一次借钱给程红的时候,原本说好是2分的月利,可是写收据的时候,程红大笔一挥,写了个2.5分,刘文强当时觉得程红“很大气”。一年后,刘文强将自家和亲戚的50万元投给程红。一年积累的信誉,让他对程红深信不疑。

          今年62岁的肖胜喜(化名)是西丰当地的一位农民,他听亲戚朋友说过,县城里有个叫程红的人“很有能量”,在她那里存钱,可以拿到比在银行高许多倍的利息。2012年肖胜喜到县城办事,特意去了一趟程红办的鹿城博物馆,“我觉得很正规,就信以为真了,在她那里存了20万元,是我全部的积蓄。”

          跟几乎所有的集资诈骗案一样,一开始,程红会按约定的数额按时支付利息,好让对方在完全信任她之后投入更多的钱。所以,大部分集资者最初投入的资金都不高,不到10万元。一年后,他们都收回了本金,1万元还拿到3000元的高息。于是,这些人就又投入了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元。

          2012年,“把钱存给程红比存银行更可靠”的消息在西丰县传播甚广,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把钱借给程红。到2013年年底,整个西丰县有466人把钱借给程红,总额高达10844.945万元。

          为了能顺利集资,除了“利诱”,程红还有一个必杀技,那就是她身后的“官方背景”。

          在集资时,程红常炫耀她和县领导的关系,博物馆开馆仪式是她常提的。她还将与县委书记、县长的大幅合影,摆在玻璃(1228, 6.00, 0.49%)橱窗里,紧挨着一座三只猴子叠立的石雕。丈夫麻德强与辽宁省一位副省长、自己与辽宁省文化厅一位副厅长的照片也被她放进了橱窗。

          在劝说保洁工吕春平投钱时,程红说:“我家认识不少当官的。”事实上,不仅仅是认识“当官的”,程红家里“全是当官的”。

          其夫麻德强曾是西丰县一家食品厂的厂长,后被西丰文化系统提名,于2012年12月7日被西丰县人民代表大会第十七届一次会议差额选举为市人大代表。其子麻慰于2010年8月27日就任德兴满族乡副乡长。儿媳刘娜则是国土局公务员。其女麻伊娜于2005年6月14日出任统计局副局长,而在此之前她只是县电视台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

          在被骗走20万元钱的肖胜喜看来,除了博物馆里摆放的程红和政府官员的合影以及大量“藏品”外,程红家人的官员身份也让他感觉把钱交给程红很放心,“我当时觉得他们家人都是政府的,政府官员还能骗老百姓吗?”

          而事实上,程红家这些“当官的”不仅是她集资的砝码,也是她的同伙。酒行老板崔燕珠(化名)就曾多次接到麻德强打来的电话。“他说把大伙儿的钱5分利息放贷,给大伙儿2.5分,自己赚了也让西丰老百姓赚点儿。”听信了麻德强的话,崔燕珠先后投入41万元。

          2012年初,麻蔚向乡政府的同事拉存款。一名乡政府工作人员的妻子称,最初投了10万元,一年后又投了100万元。

          程红一家的“官方背景”,在某种程度上也充当了她的保护伞。试想,从2009年博物馆成立到2013年,将近四年的时间里,程红在西丰县疯狂圈钱,竟然无人干预,其中奥妙自然不难揣测。

          落跑女富豪

          其实,程红的手段并不复杂。她先是用一堆真假难辨的文物搭造了一个戏台,紧接着就有一群官员、专家、学者粉墨登场,这些人或许不清楚她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但却各取所需帮她站台,最后引得一群不明就里又想要逐利的人掏出积蓄,深陷其中。

          然而,这台戏终究是唱不下去的,因为主角提前离场了。

          2013年9月,程红第一次没能按时支付利息,刘文强等集资户来要,程红让大家等几天,说“资金正在周转。”

          后来没多久,竹青(化名)跑去找她要钱,当时程红信誓旦旦地告诉她,博物馆里的乾隆宝刀,已经捐献给北京博物馆,北京博物馆给了6000万元,2013年10月15日就能汇到账户上。然而,面对别的债主时,程红又说,宝刀拿去抵押贷款了,贷了4000万元。前后不同的说法引起了竹青的怀疑。

          竹青最后一次见到程红时,老太太突然变得有些憔悴,只说:“你们放心吧,我根本不能跑。这点困难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啥。”此后,竹青就再也没有见过她。2013年11月14日开始,程红的电话就打不通了,儿子麻慰也消失了。11月17日晚上,麻伊娜突然搬家,这让大家更加恐慌。

          于是,十多名债主只好跑去找身为人大代表的麻德强。麻德强宽慰他们:“你们放心,我跑不了,昨晚我还跟副县长一起吃小鸡炖蘑菇。” 为了稳住债主的情绪,他还说已经通过政府找到一个项目,能够贷到款,让大家再等几天。但这些已经等不及的债主,决定去报案。

          接到报案后,西丰县公安局经调查取证,认定程红一家涉嫌集资诈骗。12月9日,麻慰被警方抓获。警方做了很多工作后,麻慰才交代了程红的藏身地点,随后警方一举擒获程红,一起被抓获的还有麻伊娜和她的前夫陈立祥,当时他们三人都在程红事先买好的房屋内藏匿。12月13日,程红一家五口全部归案。

          案情大白。让人哭笑不得的还有,集资上亿元的程红竟然还会向小商户赊账。过去三年,程红从菜市场里赊购了11万元的猪肉、7万元水果,还在西丰县一个家电商处欠下30万元电器钱。此外,2013年11月28日,在携款潜逃前一周左右,程红还从菜市场赊购了300元鸡蛋。

          程红打着博物馆的幌子四处吸纳资金,而现在这笔钱的流向已成为谜团。她似乎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逃避追查。去年7月,程红的儿子麻慰抱怨说,出去办事“累够呛,我妈让我背着40万现金花。”有人问程红为啥不办银行卡,程红答,“办卡不傻嘛,在哪花钱人家一查不就知道了?”

          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程红家的25套房产全部是用集资款购买的,不过目前这些房产都被过户或抵债了。程红在受审时也承认,欠的钱她是还不上了。大部分受害人对要回资金感到悲观,他们只能寄希望于那些文物能换回点钱来,可是“如果藏品真那么值钱,程红就不用跑路了。”

          目前,这些文物的全面鉴定结果尚未出炉,不过西丰县召开的第四次受害人见面会已经宣布程红的乾隆宝刀为赝品。案情曝光后,有媒体曾向央视《鉴宝》栏目组和马未都求证当初是否真的为程红拍过专题片、鉴定过文物,但两者都表示没有听说过程红这个人。

          并不高明的骗局,只要轻轻一捅,真相就会大白。可是被利益蒙住双眼的人们,也许并不想看到真相。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1.522(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0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