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建筑 艺术 江西 江西 综合新闻
      分享到:

      田北农民画村:住进一幅画中

        作者:朝颜2020-05-30 07:02:51 来源:中国艺术报

          (1/2)画村朝辉 刘小荣 摄

          (2/2)春事 孙跃峰 摄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去江西省吉安市万安县高陂镇的田北农民画村,我亲手拍下的图片不多。翻开来,最方正而端庄的,是一座悬有“理学正宗”牌匾的古老宗祠。它是典型的江右民居,灰白搭配的马头墙,朱漆的大门和梁柱,左右而立的石质门当,无不显现出年代的久远和作为历史建筑的厚重;尤其是门楣上的匾额,令我产生了探究的兴趣。

          每一座村庄,必定怀揣其来路。当我查找资料往时间的深处回溯时,方知它已经历六百多年的岁月沧桑了。最早,是明代理学家、地理学家、嘉靖状元罗洪先同宗同族人自泰和迁徙而来。罗洪先这个名字,实在是眼熟极了。再仔细回忆,原来他正是我追寻国家级非遗时检索到的一个堪称重要的人物。在会昌县百匾堂,悬挂有一块他为友人胡庄溪题写的“庄溪草堂”匾。这块匾,见证着他与胡氏父子几十年的真挚情谊。我见到的匾额那么多,但罗洪先题的这块,我没有经过一丝犹豫就写进了自己的文章里。

          此番前来,见罗氏一脉的宗祠在村庄中赫然伫立,还有一块笔力雄浑的匾额悬在眼前,忽觉一切皆是定数。时间、空间、地理和文化自有其玄奥之处,总在某个特定的时候,生发着这样那样的联系。

          罗状元将他的理学精神流布于宗族,流布于田北村,也流布于吉安之外的广大地域。这样一座具备深厚文化底蕴的古村,该有怎样的今天,才配得上它的历史和先祖?相比于追寻一个村庄的来处,我更愿意关心它的前途和出路。

          蓝绸子似的天空下,铺展开来的大地就是一幅巨大的画卷。古老的樟树、巨大的红枫、微波粼粼的池塘,整个田北村,都是画中的一部分。如果这时候站在高空俯瞰,这幅画的色彩一定斑澜而多姿。因为现在的田北村已经是世人皆知的农民画村,还是国家4 A级旅游景区。

          这幅画构图饱满,灰色的水泥路回旋环绕,绿色的草地镶嵌其中,高高低低的屋子错落有致,它们既相互亲近,又彼此疏离,为生活其中的人、鸟、畜、鱼留足了空间。这幅画色彩明艳,屋子的外墙上装饰着五彩斑斓的农民画,画中有百花盛开的春,有四野丰收的秋,也有碧空和蓝天、青山与绿树,处处彰显着作为农民画的村庄主题。这幅画充满着生活的祥和与暖意,行人在曲折的回廊间漫步,浣衣人在河流边上搅动轻波,留鸟叼起成熟坠落的柿肉,村民院墙内的枇杷树正作势开花,池塘里的枯荷凋零成一段弦歌。

          占地一千多亩的村子太大,往村庄深处走,要经过村前宽阔的篮球场,要经过栩栩如生的“神龟出海” ,还要经过丹青湖、笔洗湖、知画湖……然后,我们走进了中国农民画精品展示馆。

          我曾经以为,农民画就是农民画的画,当我真正了解了这一画种,才知道理解偏差太大。虽然参与农民画创作的人,有相当一部分是农民出身,但许多专业美术院校出身的画家也在其中。农民画的定义更多在于表现的主题、画面的饱满、色泽的浓烈以及相对夸张的手法。那些乡村生活的喜人图景,通过画家细腻的勾画和颜料填充,呈现出强烈的表现力。站在我身边的,是此次一同前来采风的农民画家,巧的是,我们正好站在了他的获奖画作前。画面中,一列火车载着一车人,兴高采烈地奔往前方。他说,这幅画,他构思了许久,创作亦花了几个月时间。他把他的每一个亲人都画进了这幅画中。在欣赏了多幅精美画作之后,我忽然明白了,农民画,更多的是喜庆和欢乐,是诉说光阴中明亮的故事,是表达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对幸福生活的渴望。

          在笔耕人家美术馆小院里,一个本村农民出身的画家用他的作品折服了我。无论书法、绘画还是根雕,他都经营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不是科班出身,一切都来自于热爱、自主的琢磨和学习,以至于通过艺术改变了命运的走向。据说,在田北农民画村,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跟随一个管理村庄的女孩一路徐行,头顶是一个迂回曲折的丝瓜架,两边是泛着泥土清香的广阔田畴。这个季节,丝瓜苗大多已经枯萎了,留下一个个大丝瓜,老而轻地挂在藤萝间,有的已经掉落地下,还有的老瓜肉早已脱尽,露出洁白的丝瓜络。也许是太多了,村里也没人收拾起来。我捡了两个,珍宝似的握在手心。从前在农村,丝瓜络是洗碗的神器,不油腻,不藏污纳垢。有心灵手巧的妇女,还压平了用来做鞋垫,特别吸汗防潮。我以为只有女人懂得它们的宝贵,往后一看,几位男艺术家各自捧了满怀的老丝瓜,歪歪斜斜地走着,竟走出了轻喜剧的片段。再想想,等到来年春天,新的丝瓜苗吐了绿,满田园的油菜花都开起来,游弋于这样一幅画中,不知该有多香、多美。

          再往前,是紧挨着的另一个村庄,叫画里人家。一个老妪正在竹篾撘上晒新煮的红薯干,她在阳光下眯缝着眼睛,慈祥得像一尊佛。她的房屋像一幅画,她日日起息的村庄也像一幅画,她就这样生活在画中,安静地活着,也许,可以活成一尊佛那样长久。万安的作家周卫红买了一些红薯干递过来,入口是儿时的味道,软而糯、香而甜。一群书法家、画家、作家就这样在趣石园的草地上团团地围坐下来,一边吃着红薯干,一边畅谈着悠游于画中的感受,自然,还有各自操持的艺术。如此,我们全都成了画中的一个人、一处景。

          田北村,始于文化,光大于艺术。罗洪先如果有知,应该是满意的。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309(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6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