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湖南 市场新闻
      分享到:

      叶梦读朱训德丨湖湘底色之上

        作者:叶梦2017-01-07 19:29:20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1/14)

          (2/14)1《瑞雪》 中国画 绢本 1986年 80×120cm

          (3/14)2《朝天辣》 中国画 纸本 1992年 300×200cm

          (4/14)3《晚炊》 中国画 绢本 2002年138×72cm

          (5/14)4《洞庭吟》 中国画 纸本 1997年 300×200cm

          (6/14)5《山月无声》 中国画 纸本 1995年 350×228cm

          (7/14)6《阳春三月》 中国画 纸本 1992年 165×95cm

          (8/14)7《拜访敦煌》 局部 中国画 绢本 2005年 1280×42cm

          (9/14)8《问道潇湘》 局部 中国画 纸本 2015年 原画尺寸5000×50cm

          (10/14)10《问道潇湘》 局部 中国画 纸本 2015年 原画尺寸5000×50cm

          (11/14)9《问道潇湘》 局部 中国画 纸本 2015年 原画尺寸5000×50cm

          (12/14)11《问道潇湘》 局部 中国画 纸本 2015年 原画尺寸5000×50cm

          (13/14)12《丰泽园雅聚图》 局部 中国画 纸本 2010年 原画尺寸988×52cm

          (14/14)13《读唐诗》 中国画 纸本 2010年 280×110cm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编者按:朱训德老师写的一段话,中国美术家网作为珍贵的资料记录了下来,现在分享给大家:

        我从事艺术的学习一转眼就四十多年了,努力探索自己的艺术世界也近三十多年。从八十年代开始,特别是到了九十年代,深深地感受到作为时代的文化艺术人,应该负起时代赋予我们的文化历史使命。从浑厚博大的五千年文化传统里走出属于我们新的道路,为我们的传统增加新的生命与光辉。特别是近二十年来,更倍感时间紧迫,常常在我们的人文时空里和历史的光辉里发出新的生命感叹。建构新的语言体系,与我们自己与我们的未来都极其重要的,唯有努力,唯有探索,才不负历史,不负苍生,不负时代!

         仅以叶梦先生的醇厚文字和我部分的功课汇报给朋友们,请大家指教。并祝福能看到这篇文章的各位尊贵的朋友们。

                 朱训德


        他性格平和、安静。

        他身着唐装,足踏布鞋。

        不管多么忙,他都保持一种舒展的姿态。

        在艺术界:浮躁之风甚嚣尘上,要选择安静是多么不容易。

        他喜欢佛学,曾经的另外笔名为“释然”。

        释然,在喧嚣中依然还可以安静着。

        一:湖湘底色:读朱训德的工笔画

        读朱训德的画,内心会有一种温暖,一种本土文化的温暖。它唤醒我深藏于内心无法言说的视觉记忆。

        朱训德前期的工笔画有浓烈着汉唐湖湘气象,厚且重,黑红色的调子。让人想起马王堆汉墓里出土的帛画。厚重的色彩与飞扬浪漫的想象在朱训德的画里得到了创造与延伸。

        我一直认为湖湘艺术是以马王堆出土的艺术品以及铜官窑器物、浯溪碑林等符号为代表。我们是从这些出土帛画、铜官窑的碎片来与汉唐时代的湖湘接上暗号。然而,这些色彩,近现代的画里很少见到这些元素。从朱训德的画里我看到了湖湘艺术的传承与延续,发现朱训德的画里的湖湘文化元素。

        从一幅画里能窥视到画家博大的内心与精神的宇宙世界。色彩与线条都无法掩饰画家的才情与激情。

        在当代艺术教育与传媒的影响下,艺术的地域特色被消减,艺术的泛地域化也只是在中国画里被指北方画派岭南画派等;以技法分野为序的还有学院派,之中又有央美、广美,浙美之说。

        朱训德也许不属于哪一个画派,但是他的作品具有强烈的本土符号与特色。他也许接引到最为珍贵的湖湘地气。

        朱训德的画里表达的暗号——也是宇宙观的泄露,不由得让我想起道州的周敦颐。朱训德的淡定从容,一如太极阴阳变化之和谐。他画面里的飞扬灵动的线条,让我想起了怀素草书、浑厚与圆润何绍基书法。他画里藏匿的诗情让我想起《离骚》《九歌》的浪漫。

        朱训德属于那种外在平和清朗,内在却极富天真与灿烂,他的艺术语言亦然。我翻开他的画册,看到的都是各种各样的不同的画,给我的感觉就是画家在努力传递各种场景下生命形态的飞扬,抑或是一种气氛,一种抽象的场景,那些都悄悄地渗透你的视觉,细细地潜入你的心灵。

        《瑞雪》 中国画 绢本 1986年 80×120cm

        那些大雪覆盖着的草垛、茅屋,那些凝固在冬夜里的一种寂寥,绵厚的白雪的下面,我感到了土地的的温度。那种潜伏在土地里的给万物生长的一种温度。《故乡流进一条河》里的雪,给我的是一种温暖,一种被白雪覆盖着的热烈。


        《朝天辣》 中国画 纸本 1992年  300×200cm

        朱训德善于在他的画中营造一种气氛,《朝天辣》是一幅瑶家妇女在收割辣椒的场面,那些在风中摇曳的辣椒树,和瑶家妇女的衣裙一起起舞,一种熏人的热烈,不可抑制地喷出了画面,那种成熟的焦脆香味在风中弥漫。色彩是凝重的,带有浓郁的楚地符号暗示,让我又想起西汉墓里的出土的器物的调子。


        《晚炊》 中国画 绢本 2002年138×72cm

        《晚炊》里的那一个吊在树上的铁炉锅,被火光刻画出清晰的轮廓,农妇怀抱着孩子在拨火。暗夜的树林被火光镀亮了一角,火舌飞舞、娃娃在妈妈怀里汲奶,火的暖调子溶噬了暗夜的凝重。这个时候的火光就象一个冬天揣在怀里的滚烫的烤红薯,实实在在地温暖着我们的身体。

        《洞庭吟》 中国画 纸本 1997年  300×200cm

        《洞庭呤》给我的印象很特别,金色的线条在夜空里编织出背景,泊在湖心的渔船轮廓,月光的倒影,船上的穿白衣的老渔民的都是用工笔细细地勾勒。整个画面就像用线条在演奏一首金色的交响乐,线在这里是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发出金属的脆响,有恢弘的气势。


        《山月无声》 中国画 纸本 1995年 350×228cm

        《山月无声》里的那个巨大的筒车和飞舞的植物都在月光下歌唱。让一切动起来、唱起来,无声的山月变成了有声的呤唱。

        《阳春三月》 中国画 纸本 1992年 165×95cm

        最近意外看到朱训德始于大学四年级的少作《阳春三月》(最后完稿于2002年),这是一幅未见于世的工笔画力作,俯视的角度,春天的油菜花地与待插的秧田一角,胖乎乎的婴儿酣睡在竹质坐篮里,油菜花开得正欢,浓烈春天的气氛新生命的喜悦,让人感觉无与伦比的愉悦。


        《拜访敦煌》 局部 中国画 绢本 2005年 1280×42cm

        近年的工笔长卷《拜访敦煌》也是朱训德工笔画的重要作品,敦煌是朱训德心中的艺术圣地,他认为:敦煌是艺术时空的高峰,民族智慧的结晶,敦煌代表了中国人心态最好的时期艺术。”表达敦煌一直是朱训德的心结。《拜访敦煌》是朱训德用画面结构的一个故事长卷,空间缥缈缈,无涯无际。黑暗洞窟里的飞天在朗朗乾坤下复活,或隐或现于山水之间,成为山水大舞台背景,与画面建构的故事人物融为一体。显然,他的传统工笔的语言已经到了一种高度。尽管是熟悉的敦煌,熟悉的古人,画面是全新的,朱训德把故事新编为大舞台场景剧。敦煌元素信手拈来,色彩构图颇具匠心,调子几多的雅啊!不爱都不行,一卷徐徐展开,画面节奏若行云流水。差点误以为是宋代遗落的典籍,真是美轮美奂!

        朱训德对于生活有一种执着的爱,在他的笔下,万物都有了生命,有了一种飞扬的灵动,他的工笔脱去了传统工笔的板滞和静止,赋予了作品以音乐的旋律,有一种鲜活的气韵和勃勃的生机,表现了自然与人的一种和谐,一种生命的律动。

        二:潇湘逸境:读朱训德的水墨画

        朱训德的系列意象彩墨“人文时空系列”。是朱训德从具象的工笔画转换到意象水墨的一个转折。把人化成山的脉络,重新构建审美样式,对于工笔画家朱训德来说的一次颇具意义的探索。

        最让我吃惊的是水墨长卷“问道潇湘”。五十米超级长卷,有点惊世骇俗,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



        《问道潇湘》 局部 中国画 纸本 2015年 原画尺寸5000×50cm

        朱训德大幅度超越了传统视觉的习惯,大幅度超越时空的力作作。山水与人融合在一起,与个人的人格修养融为一体。我猜测朱训德在创作此画时候一定是激情汹涌,惟有宣泄胸中的澎湃意象,才能够平息内心的波澜。

        曾经不止一次地听朱训德谈起潇湘美学、潇湘哲学,谈起周敦颐、王船山对于他的影响……他说“潇湘美学的灵性的精神”。他就是要把这种灵性与浪漫传承发扬的湖湘子弟。


        《问道潇湘》 局部 中国画 纸本 2015年 原画尺寸5000×50cm

        长卷从潇湘烟云画起,一直画到湘江北去与岳麓书院。长卷有一种气息,这气息极具感染力,立即把我深深地吸引了。长卷很像一卷古琴曲,若在寂静的月夜之山顶演奏,空旷辽远、水流云动,气韵贯通始终。场景之流转、笔墨之变化都在黑白灰的水墨韵律之中悄然洇润开来。徐徐展开的画面,很像在飞行器上鸟瞰一条漫长的江流,山影层层叠叠,人物鸟兽若隐若现,亭台楼阁缥缈可见,渡口、船只、沙洲、稻田、劳作的农人……有冬夜看皮影戏的感觉。纷繁的具象被抽离,意象化为淡淡的水墨。时空被压缩在水墨的层次里。放佛这一切都发生在朦胧的月夜,抑或是水雾迷蒙早春的清晨。


        《问道潇湘》 局部 中国画 纸本 2015年 原画尺寸5000×50cm

        不管名家与老外怎么说,作品能够打动我,这个就是硬道理。看到水墨长卷,我才真正体会到:中国水墨画的厉害:不拘于物象,而是取其气韵,不外于物又不沾滞于物,物象、笔墨与人“纯化”为一体。这才是真正的艺术!长卷里,我看不到一笔是“工”,全是放松的“意写”,看不到一笔是在玩笔墨技术。也看不到朱训德过去作品的痕迹。传统的山水画表现技法在这里看不到,全部隐秘在气韵化境里,意在心中,意在笔先,气韵一以贯之,这才是自然天成之物,一口气呵出来的五十米长卷,难得!

        水墨长卷“问道潇湘”我看到的是作品背后的力量,非人力所及之处,仿佛有天助有神助。必得有一种宗教的力量使然。

        正在创作中的《书院系列》,承接《问道潇湘》的血脉,把水墨长卷进行到底!此刻,创作者朱训德的心里是这么想的:“心中一直在期待漫天飞舞的瑞雪。在期待中,我着手了书院长卷的创作。我用中国的墨,中国的宣纸和永远的毛笔来思考。融融瑞雪飘拂在山野、院宇、讲堂、书楼之间,恍若再世,似有余温,更是新梦。文化人的精神道义,文化人的抱负担当,我们要细心护持住人文的火种,成就我们中国人明净、温丽、宽广、坚韧、优美的心灵。千年文脉,温静如玉,如沐天恩。”


        《问道潇湘》 局部 中国画 纸本 2015年 原画尺寸5000×50cm

        三:乡音不改:听朱训德说话


        《丰泽园雅聚图》 局部  中国画  纸本  2010年  原画尺寸988×52cm

        朱训德是湘乡人,是曾国藩的同乡,他家与毛泽东外婆家亦不远。从他家往北走10里是毛主席的故里,往东走30里是白石先生的杏子铺星斗塘,往南走20里则是曾国藩的富厚堂。

        朱训德家住的房子就是当年毛泽东就读的东山学院院长家的大宅。就是这位院长,曾经发现了少年毛泽东的才华。湘乡本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散落民间的乡贤播散着传统文化的种子,少年朱训德就是得以汲取家乡的文脉长大的。

        湘乡话难懂,也难于融合到普通话或者长沙话之中,于是朱训德索性就讲湘乡话。我曾经听画家左汉中表演一个经典节目:用湘乡话朗诵毛泽东诗词《沁园春. 雪》。感觉湘乡话之美妙之朗朗上口,极具音乐感啊。

        有一次我在博物馆看湖南油画展,从朱训德的身后走过。我故意用湘乡话轻轻地说:“米西举西朱训达”(湘乡话:美协主席朱训德)。 没有料到朱训德的听觉很灵敏,很快地转过头来,笑眯眯地和我打招呼:“呵呵!亚扪亚扪!(叶梦叶梦)”每次接到我的电话,朱训德总连连说:“哦!亚扪亚扪!”他把叶梦叫成“亚扪”,这是朱训德特殊的一种乡音表达习惯,也是他区别于别人的地方。

        这位曾国藩的老乡,说话总是保持着一口浓烈的湘乡口音。就象毛爹爹坚持讲湘潭话一样。因为语言的特别,就有了个性和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坚守乡音,也许是他在精神上的某一种执着的表现吧。

        多年前,我请朱训德为《百漫图》画自画像,他把自己画成了一个和尚。我满腹狐疑地问:“这是你吗?”

        朱训德说:“我老了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是吗?你怎么会知道自己老了的样子呢?”

        在我的印象中,工笔画《庄周梦蝶图》中的庄周,倒是有点朱训德自画像的意味。

        朱训德虽然在岳麓山下教书,但是,他住在长沙城里的一个生态环境最好的一个园子里。在河东到河西的穿行之间,他每周还是要有两次亲近岳麓山的安排,到岳麓山的林之汲取氧气,到岳麓书院的庭院中散步。朱训德以为这是一个艺术家生存的呼吸方式,也是他独有的一种方式。

        1996年我编《画家散文》的时候接触朱训德的散文,当时实在有点意外。我从画家的身上看出一颗诗心,一个站在生活的喧闹之外、对于自然的天籁有声气相通的诗人,在美术界,我很少发现具有这样的诗人气质和感受的画家。我记得拿到朱训德的散文稿之后,我感觉几乎可以和专业的散文写手媲美了。他的散文《故里夜话》《冬语――与自然对话》等作品中的意境,几乎都可以找到他的工笔画中间找到相应的场景。他在散文中描绘小山村雪夜的安谧与凝固的静美,与他的某些工笔画十分合拍。他能够把这样的感受用文字和画同时表达出来,这是他的福气。

        《故里夜话》我如今再读一遍,依然非常感动,年轻的朱训德看来,一个画家的文学感受的能力以及灵气确实很重要。读了朱训德的工笔画和他的散文,感觉他的文和画很协调,属于心灵发出的谐振。朱训德善于给自己营造一种氛围,一种自然平和的艺术氛围,一种适合艺术家自己呼吸的场,这也是一种阻隔喧闹保持心灵宁静的一种方式。

        我不明白:朱训德居然能够如此澄静(我曾经对他的澄静心存疑虑,考察多年后,感觉确实如此),能够在如此多的事物和纷乱的心像中首先安顿好了自己的灵魂,实属不易。

        作为一个艺术家,首先要安顿好的是自己的灵魂,坚守自己的一块心灵的领地,这才是最最重要的。

        安顿灵魂的方式有很多种,归隐山林是一种,大隐于市是一种,精神上皈依某种宗教也是一种。朱训德采取的是另外一种:靠读书、亲近自然而养气、保持心灵一种纯粹的感觉。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呼吸,用一种特殊的精神屏蔽层把自己与这个的世界的某些纷扰相对隔绝。


        《读唐诗》 中国画 纸本 2010年  280×110cm

        四:关于朱训德的场景速写

        场景之一:师大美术学院院长办公室

        那间小小的院长办公室也许具备一种气场。在那里,我的某些感觉会刹那间得到复活。无疑朱训德是一个很好的谈话对手。不善言辞的我在这个办公室变得谈锋甚健。朱训德的湘乡话与我的益阳腔毫无障碍地交流。由朱训德的提及的话题让我有话要说。

        在那里,我常常会看到他最近的绘画乃至学术与活动计划,看到他新写的文字或新出的画册。有时候偶尔也会看到他提笔画几笔。

        场景之二:岳麓山顶的云麓宫茶室

        冬天的暖阳之下,面对满山的树木郁郁葱葱,遥看湘江、橘子洲、长沙城……玻璃杯里的碧绿清茶散发袅袅的热气。朱训德、王金石、旷小津、石纲诸君也在场。大家围绕朱训德喝茶说话。所有的话题在这样一个场景下展开。谈艺术谈美协的相关活动。更有意思的是互相交换对当今艺术的一些见解,差不多就是一个微型的学术讨论会了。

        朱训德常常会把美协的某些日常工作安排放到岳麓山顶上喝茶中完成。由工作而艺术交流。所有话题是开放的,让我这个普通的湖南美协会员也有机会看到主席团的局部的工作状态。

        场景之三:岳麓山顶饭店

        夕阳下的山顶露天餐厅,所有的人物都沐浴金色的夕阳下。落日一点点落下去。大家雅兴一来,都喝了酒。那次是北京的一个美术理论家来长沙,朱训德依旧把见面的地点定到了岳麓山上,我与美术学院的周博士滕博士在场作陪。就这样一个文化应酬变成了在风景名胜的岳麓山顶上的京湘两地的学术高层论坛。饭毕,论坛继续在云麓宫的长廊下展开,几张竹躺椅散落在游廊之间,长风扑面,松涛阵阵,人在山水之间肢体得到一种极大的放松。艺术话题于是轻松展开。谈及目前的艺术流派,各种纷争,当代艺术的信息。所言种种,作为参加者的我等于参加了一个美术学术研究讨论会。

        场景之四:岳麓书院北麓的“湖大印象”

        “湖大印象”颇具情调,可以在古树下喝茶吃饭。那天是朱训德应我之约,与益阳青年农民画家见面,我记得在古树下我们喝到了当年新出的最好的新龙井茶,至今还口颊留香。朱训德看了年轻画家的作品,给他很大的鼓励。

        场景之五:岳麓山下的后湖工作室

        岳麓山下的后湖工作室,是朱训德的福地,临湖的大画室有巨大的画案,青砖地上一一摊开的长卷,墙上是画,画案上也是画,浏览新作,喝当年的新茶,一边看他画画,一边交流这些年的创作体会。与朱训德交谈,看他的画,感觉收获满满。弥补几年少交往之憾。

        朱训德把一系列的美术活动选择到岳麓山,这是他不同于常人地方。

        在当今浮躁之气充斥着的空间能够独守宁静,朱训德还能够做到吗?

        我知道,朱训德的骨子里是一个诗人,他的文字非常优雅和他的工笔画一样都洋溢一种恬淡纯美之气。他的工笔画表达的是湖湘传统的厚重,他会营造一种灵动的气韵,他把他要表达的人物安放在一个流动的诗意与梦幻的场景之中。宁静安详而又飞扬的画面。我们从朱训德作品的画面可以窥视到画家内心,看得出他的追求与梦想。他崇尚自然,渴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对于中国传统文化里和湖湘文化精髓很看重。我看他常常是身着唐装,足踏布鞋,出入于闹市与山林。他艺术地处理动与静的关系。在浮躁与繁忙中安放自己的灵魂。这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不管多么忙,他都保持一种舒展的姿态。在艺术界:浮躁之风甚嚣尘上,要选择安静是多么不容易。

        朱训德读书广博亦喜欢佛学,曾经的笔名为“释然”。

        释然,在喧嚣中依然还可以安静着。

        2016年9月于深圳

        从事艺术的学习一转眼就四十多年了,努力探索自己的艺术世界也近三十多年。从八十年代开始,特别是到了九十年代,深深地感受到作为时代的文化艺术人,应该负起时代赋予我们的文化历史使命。从浑厚博大的五千年文化传统里走出属于我们新的道路,为我们的传统增加新的生命与光辉。特别是近二十年来,更倍感时间紧迫,常常在我们的人文时空里和历史的光辉里发出新的生命感叹。建构新的语言体系,与我们自己与我们的未来都极其重要的,唯有努力,唯有探索,才不负历史,不负苍生,不负时代!

        仅以叶梦先生的醇厚文字和我部分的功课汇报给朋友们,请大家指教。并祝福能看到这个微信的各位尊贵的朋友们。

        ——朱训德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天桥北里4号楼 -5单元-304室
        • 邮编:100069
        • 电话:132618788691336683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