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艺术新闻 >> 新闻库 >> 当代艺术 艺术 北京 市场新闻
      分享到:

      中国当代艺术的商业价值提高太快

        作者:未知2017-01-05 08:10:37 来源:东方早报
        中国当代艺术的商业价值提高太快

        1980年代,林明哲来内地收现当代艺术品时,罗中立的作品才几百美元一幅。到了1990年代,林明哲又在俄罗斯收到了诸多美术史上大师的名作,成为俄罗斯美术品的最大私人收藏者。近日,林明哲所藏的俄罗斯绘画作品在沪展出,其间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时认为,中国当代艺术的艺术价值还没有提高那么多,但是商业价值却提高太快。

        台湾收藏家林明哲的嗅觉十分灵敏,上世纪80年代来内地便投入了中国现当代艺术品的收藏,那时候,罗中立的作品才几百美元一幅,杨飞云的作品上千美元,如今,他们的价格早已超越了林明哲当初的预言。上世纪90年代,林明哲又在俄罗斯经济低谷时期5次到俄罗斯画家画室扫货,因此收藏到了列宾、苏里科夫、列维坦、马克西莫夫、梅尔尼科夫等美术史大师的名作,成为俄罗斯官方美术馆之外的最大私人收藏家。近日,这些林明哲所藏的俄罗斯绘画中的100余幅正在中华艺术宫展出,《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对这位有着独到眼光与嗅觉的藏家进行了专访。虽然他热衷架上绘画收藏,但并不排斥当代艺术的新走向,林明哲认为,中国当代艺术的艺术价值还没有提高那么多,但是商业价值提高太快,所以有一天它还是应该跌回到原来应有的价格。他也预言:“将来全球最贵的500件艺术品里,中国的应该占一半。”

        当代艺术的艺术价值没提高那么多

        记者:您当初以那么低的价格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有没有想过将来会到达一个什么价格?

        林明哲:2000年中国当代艺术刚刚起来,到2003年,我就和北京的几个藏家说中国的现代艺术会超过一个亿,当时没有人相信,现在,他们都提前实现了我说的那些。我买罗中立作品的时候一张都是在几百美元,我说我对你有信心,你以后一张画会超过100万美元,我现在还说,他的好画应该是在100万到500万美元。但是这个不能完全代表艺术价值,商业价值和艺术价值不一样。但是一定要有艺术价值,商业价值才能跟得上来,你商业价值再高,艺术价值没有跟上,一样,商业价值还是会跌下来,中国当代艺术就是这个情况,中国当代艺术的艺术价值还没有提高那么多,但是商业价值提高太快,所以有一天它还是应该跌回到原来应有的价格。

        记者:商业价值太高的话,对艺术价值会不会有伤害?

        林明哲:艺术家的想法、思想、格局,有没有随着自己作品价格的提高而提高,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上述水准没有提高,但是其作品的价格升到比同行高太多的地步,那就是商业炒作。有钱人都很聪明啊,精于计算,会商业炒作也是经验之一,但是,有一天若发现不对劲,他们杀出来,杀得比别人还要快。

        记者:您收藏的艺术家作品里,没有中国当代艺术里的所谓“F4”,您是不是心底有一个标准?

        林明哲:我以前买的画大概都有一个特征,即创作这些作品艺术家是不是真正的艺术家。我不是看到做艺术很好挣钱,就自作聪明地冲进来画画。我看中的多是从中学或高中开始就从事绘画,专注于绘画超过十年以上的画家。但为什么我要买陈逸飞?也许大家不同意,我要说,陈逸飞太聪明了,他不会专注于一件事,好像是交男朋友一样,这个男朋友身价太高,又帅又风趣,女孩子会不安全。他会有很多的想法,可能去拍电影,可能会从事别的事,当政协委员,太聪明生活就不会局限在一个小小的区域里,我挑选艺术家,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一定要专注于艺术领域。艺术必须一直想,不是笨笨地画。

        全世界年轻艺术家、中国年轻艺术家受到西方影响很大——画家不一定要画画。现在全世界已经有很多画家不会画画,也不用画画,都是请助手画画,全世界身价最高的艺术家英国的达明·赫斯特、美国的杰夫·昆斯,他们都宣称,自己不用画画,可全世界都吃他们这一套,吃他们这一套的藏家也很多。但赫斯特和昆斯知道自己怎么变,等到全世界艺术家们都去学他们的时候,他们又变了。赫斯特的作品有英国本土属性,英国之外的艺术家无法学习,就像中国的水墨,中国之外的艺术家无法学习,即使学起来也只是一个皮毛,无法达到精神——这是很纯粹的民族性。我收藏俄罗斯的艺术,俄罗斯艺术为什么伟大,就是属于他们的民族性,心灵性。俄罗斯艺术原来受到意大利宗教古典艺术的影响,也受到西方印象派影响,但是他们能够很快地把他们融合起来,形成属于俄罗斯的艺术。你会发现俄罗斯绘画的画面比较沉闷,感觉其中有浓重的哲学意味,和法国印象派的浪漫不一样。中国现在要他们画出莫奈的浪漫恐怕也不行,除非等到20岁的这一代起来,他们生活的背景时代已经不一样了,过着比父辈优渥的生活,也许他们的心境画起来,不一定是画印象派,可能画其他的东西,所以中国大陆的转变,我很喜欢,虽然很多人,我不一定欣赏——不用画画,靠一张嘴巴搞搞装置艺术、行为艺术,不靠画画,也能成名。我还是欣赏艺术必须要有中国的民族性,徐冰的装置作品、蔡国强的烟火,有人喜欢有人讨厌,但是他们毕竟还是有一些浓厚的中国精神。

        记者:现在您开始支持年轻艺术家作品,为什么?

        林明哲:我会做尝试,你要研究这些艺术家,你就要下手买,你自己的钱,买下去会不会痛。这和别人买,你在旁边说风凉话不一样。现在艺术品没有便宜的。我买年轻人的作品不是作为一种投资,而是一种享受,反正他也要起步。不管我是在画廊买,还是在拍卖会买,我是希望我买艺术家的作品,能够让他得到一些帮助,虽然收入和他并没有多大关系,是画廊拿出来拍,艺术家自己得不到这些,但是只要有很多人去买他的作品,对艺术家来说还是很大的鼓励。他会比较健康发展,事实上年轻的艺术家并不是要你直接去跟他买,而是要很多人跟他买,欣赏他,所以他才会顺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现在环境和以前环境不一样,现在的年轻人若三餐没有饭吃去画画,可能性非常低,他会受到其他诱惑,他需要其他生活,现在出门就要钱,需要让年轻艺术家有一个适当的收入,当然不可能太优厚,年轻过得太优厚,艺术就不会进步。

        “装置艺术是最投机的,我不会买”

        记者:您现在买年轻艺术家作品,青睐什么类型?

        林明哲:事实上,台湾高雄美术馆在筹备一个行为艺术非常出名的展览,我赞助,虽然我以前从来不碰这些东西,我只是对这些新的艺术行为站在推动的立场,让大家能够看到不一样的艺术的表达,不一定画画。但我一定会收藏这种架上绘画。装置艺术我不会买,太占空间了,装置艺术是最投机的,当然我不能说买装置艺术不好,一个美术馆,十件装置艺术就摆满了。300平方米空间摆50个茶壶也就差不多了,但是我们不能说这个不是艺术,艺术家在很努力地做他们的创作,但是对我来说,我是学画的,赫斯特可能我会买,但是我不一定会欣赏,因为就是要买你必须要了解英国人为什么会从事这样的创作,我买,也只买一件而已。我只是在做如何对一个艺术品重新进行认识,这样做,才能进步,不能说永远在买传统的,买明星的,好像是你只能接受明朝的仇英这样的古代名家,你还是必须面对现实,接受现代艺术品的新的走向。

        记者:也就是说,您的收藏理念也是随着当代艺术发展轨迹而前进的?

        林明哲:新的艺术形式我也会支持,但是我收藏,还是会买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徐冰现在的作品我就不买了。他们在年轻不是太出名的时候,在美国,那时候我作为一种对新事物的尝试,我买。不久前,我还在今日美术馆给徐冰、王天德等办了一个很大的展览,赞助归赞助,展览归展览,收藏归收藏,收藏的原则上我喜欢收架上绘画,比较容易收,可以看。装置艺术买回去不知道怎么摆。还有一个难点,装置艺术买的时候他是这样摆的,下一次你展览你还得请他来摆,这样非常麻烦,我宁愿给你做赞助几十万,但是我不碰收藏,收藏了是自己受罪。虽然不贵,但是空间要求太大。

        记者:大陆现在也有很多私人美术馆收藏装置作品。

        林明哲:这么多人搞收藏,我还是鼓励的——要搞美术馆要投入,有钱了不是做买卖,是对自己喜欢的艺术做贡献。但全世界的人喜欢的东西不一样,你做你喜欢的东西,他做他喜欢的东西,这样社会才能进步与和谐。世界不能是一言堂,我不能说,我收的架上绘画是艺术的唯一,这是错的。有人喜欢影像艺术,有人喜欢表演艺术,有人喜欢装置艺术,大家各取所长,这样社会才会更有趣。

        记者:您收藏一位艺术家的作品以前是成批买入,现在呢?

        林明哲:以前可以成批买,现在不可以,尤其是在中国,我现在想要再成批地买大概只能到缅甸这样的没人关注的国家。1980年代遇到罗中立,他画了几十年,我可以成批买。1988年,我买中国画就是几百张。但是,现在几百张成批买入一位艺术家作品,那这位艺术家一定是有问题的,第一,可能他身处一个非常偏远的地方无人知道,但现在大家嗅觉灵敏,哪个艺术家不错,手中的作品几乎都会很快卖光。现在我们找艺术家的方式和以前不一样了,收藏的习惯和以前不一样了。像杨飞云这种古典绘画,一年只能画几张。庞茂琨把画都卖给我,我给他出画册,因为以前在中国,艺术家出本画册都很困难,而且要办展览更困难,我们有这种条件都会为你办,出画册、在海外办展览,这些,对中国艺术家曾经是最大的诱因。现在,你说我替你海外办展,已经没有吸引力。除非你说我替你到卢浮宫办展览。所以中国大陆买成批的机会就很少。我买中国艺术家的作品时,还没多少人在关注这一块,那时候能成批买,往往有几十张作品任我挑。现在,已经不可能这样了。


        责任编辑:静愚
      相关内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天桥北里4号楼 -5单元-304室
        • 邮编:100069
        • 电话:13366838869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